墨玖瞳

主产极东/冲田组

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的吖ovo

这其实已经是七夕的贺文了
很久之前在贴吧QQ微博上都有发
只不过今天才放到lof上来
新人混个眼熟23333

【灯灵】
#七夕贺文#
#极东#
#改编自七夕节的神话故事#
#中间的部分资料转自网络#

引子
相传,人死后阴魂不散,经酆都三堂会审,那些无过无错的魂魄由鬼使引导着出了鬼门关,送上黄泉路重入轮回。在黄泉路尽头有条波涛汹涌一望无际的迷津名为忘川,忘川河上有座桥,名曰奈何桥。
从人的魂魄进入冥界,再到成功投胎,中间需要经历好几个过程,每一个过程都有专门的鬼使负责。而引导魂魄走出鬼门关进入黄泉路的鬼使,随身都带着一盏明黄色的灯,为魂魄照亮前方的路。因此冥界的魂魄都把这一类鬼使亲切地称为:灯灵。
灯灵和那些其他的鬼使有些不同,他们大多都有着可爱的面貌和平易近人的性格,因此很是受魂魄们的喜爱。

第一章
“好啦,今天又将会有一只可爱的灯灵开始正式工作了!小菊,记得我说的那几点注意事项了吗?”
本田菊点点头:“花神姐姐,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好好加油的!”
彼岸花神笑着拍了拍本田菊的头:“好,去吧。”说罢把一盏提灯交给本田菊,本田菊接过提灯,转身一溜烟跑了。

“啊,是一个新面孔呢,这是今天新上任的灯灵吗?”负责三堂会审的鬼使看着本田菊小跑着的身影,手中的笔顿了顿,沾着墨水的笔头静止在纸的一处,在上面晕染开了一个墨点。
“大人,怎么了吗?”在一旁帮忙研墨的鬼童见那鬼使突然停下笔,不禁疑惑地问道。
鬼使皱了皱眉,将被墨染透的纸放在一旁,重新拿了一张纸:“嗯,没什么,对了,帮我重新念一下刚才那魂魄的资料。”
“嗯好。姓名青衣,生前乐于助人,心地善良,死因殉情,死时年龄23。”
鬼使听完,在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一个“过”,伸出手把纸递给那个魂魄:“拿着吧,凭着这个就可以一路无碍地进行投胎转世了。”
那魂魄接过那张纸,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接着就由鬼童引路来到本田菊面前。
“你就是新上任的灯灵吗?那么开始你的工作吧,我是昨天刚上任的鬼童,请多指教~这位是青衣姐姐。”
本田菊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嗯,我会加油的。那么这位姐姐,请跟我来。”
青衣躬了躬身子表示感谢,便跟在本田菊旁边,踏上了前往黄泉路的路程。
一路上,本田菊提着明黄色的小灯默默地走在青衣旁边,想努力搭话却又找不到话题聊,于是只能尴尬地一直往前走,青衣也不说话,低着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两只手修长的手指互相绞在一起,嘴唇紧抿着,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沉默了许久,青衣缓缓开口道:“若是我不愿抹去记忆投胎转世,应该如何呢?”
本田菊的脚步顿住,手中的提灯也随着他脚步的停下轻轻晃了晃,沉默了半晌,他垂下眼眸,轻轻回答:“姐姐是还有什么不舍得抹去的记忆么?我听冥王大人说,轮回转世是每一个人都必须经历的过程,若是不愿,便是逆天而为,忤逆了天神的意思,是要受到很严重的惩罚的。那就是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忘川河波涛污浊,又要被铜蛇铁狗咬噬,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青衣笑了笑,好看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啊……是这样,谢谢你告诉我。不过这一路上什么话也不说蛮无聊的,不如我们聊点什么吧?”
“好啊,姐姐想和我聊什么呢?”
“不如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我希望在无数次的轮回过后,依然有人能够记得我和他之间的点点滴滴,这样说不定在很久以后,当我再次遇见你,你也可以把这个故事再给我讲一遍,总觉得很久以后的自己,再回忆起这段感情来,显得格外的有趣呢。”
“诶,那么姐姐可以顺便给我讲一些关于人间的事情吗?”本田菊抬起头,亮晶晶的黑色眼瞳倒映出青衣半透明的身影,青衣笑了笑,脸上隐约能看见一个浅浅的酒窝:“好啊,我可是十分乐意呢。”

青衣的夫君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建国以来的每一次大大小小的战役都能看见他骑着战马冲锋陷阵的身影,他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深受皇上的重用。
可就是因为这样的身份,才注定了他必须常常镇守边关,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也注定了他随时会陷入危险之中。
他死于一场旷日持久的族间战争。
青衣与他感情深厚,听闻这个消息,悲痛欲绝,投河而死。

“姐姐为了他,放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这样真的值得吗?”
青衣的眼中覆上悲伤:“我幼年便失去了母亲,父亲偏袒我的大姐姐,从未正眼看过我,过去的那十几年我对生活没有任何希望,直到我遇见了他。”
“他就像是一束阳光,把我的生活都照亮了,如今他都已经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何意义呢?”
本田菊沉默了。
“人间,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因为人间有‘爱’这样的事物。”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便来到了黄泉路,“总之谢谢你,我愿在忘川河中等上千年,我答应过他,下一世还要和他在一起。”青衣转过头,向着本田菊道了声谢,转身毅然离开。
本田菊远远地看着青衣远去的背影,嘴中喃喃道:“人间,真是这样美好的地方?”
直到青衣消失在路的尽头,本田菊这才又提起灯,转身离开。

第二章
时间又不知不觉地过了十多年,昔日那懵懂无知的孩童已然成长,他在这些年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对人间的看法也都不一样,但他们最终的的结论都是一句话。
“因为有了爱,人间真的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地方啊。”
美好……的地方吗?
“总而言之,小菊你是想去一趟人间吗?”孟婆低着头,眼睛盯着锅,手中的勺子搅动着锅里的孟婆汤,可能是由于火开得比较大,汤很快就咕嘟咕嘟地开始冒气泡。
本田菊顺便一挥袖子,把鬼火熄灭,接着又有礼貌地说道:“是的,在下确实是想去一趟人间,婆婆您知道怎么去么?”
孟婆叹了口气,蹲下来看着不到自己膝盖那么高的本田菊,脸上浮现慈祥的笑容:“小菊你还是年龄太小了,人间的复杂……你是无法想象的。”
“在下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下已经十几岁了!”本田菊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鼓起小小的腮帮子,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孟婆。
孟婆被他这样子逗笑,脸颊上的笑纹深了几分:“哎,你这可真得算是个小孩子,婆婆我都已经几千岁了,冥界的好多鬼使也都几百岁了,你小子,还嫩着呢。”
“婆婆,你又岔开话题!”
“好了好了,想去人间,你问过花神了吗?”
“我就是不想让花神姐姐知道所以才来找婆婆的嘛!”
孟婆低头思忖了半晌,最终摇摇头:“这罪婆婆我可担当不起,若是花神同意了自然是没有问题,若是没有经过花神允许,老身不敢擅作主张。”
“这样啊……”本田菊低下头,最终行了个礼:“谢谢婆婆,我去找花神姐姐帮忙。”说罢转身提着灯跑远了。
孟婆望着本田菊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拿起汤勺盛起一碗汤放在一旁。汤碗之中升起阵阵白色的热气,在空中回旋几圈后又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终究这是……逃不过的吗?”

最终本田菊是拉着几个灯灵好友一起去找的花神。
“啊,你们为什么突然想起去人间玩了?”
“因为听说人间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所以我们想去人间看看。”本田菊鼓起勇气告诉花神道,花神摸了摸本田菊的头,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人间……其实很复杂,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你们所指引的那些人,他们虽然死了,但他们生前是幸运的,所以这才会对人间有着无数美好的回忆,但是若是被打下十八层地狱的那些人,你从他们的口中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不过若是你们真的很想去,那便去罢,反正……不要呆的太久。至少你们灯灵,还是比较自由的一个官职了。但就算再自由,也绝不能忘记:冥界,才是你们真正的家。所谓神鬼妖仙,贪恋人世繁华,我可不希望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会把冥界的事务抛之脑后。”
“好!谢谢花神姐姐!”灯灵们纷纷道谢,接着便提着灯欢天喜地地往奈何桥的方向跑去,留下一片欢声笑语。

通过奈何桥后,一路沿着奈河往前走,奈河与人界的一条名叫“三生河”的河流相连,因此顺着奈河便可到达人界。
因为冥界的时间与人界的时间相反,因此几只灯灵到达人界之后已是傍晚时分,三生河的源头在一片竹林之中,火红的日光透过竹叶间的缝隙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圆形斑点,天边一抹晚霞尤为醒目,整片天空呈温暖的红色。
“天哪,好漂亮。”灯灵们仰头望着天空,脸蛋被日光照得红彤彤的,而本田菊却被小溪中的游鱼所吸引,一路跟着鱼儿往前走。
“小菊!你去哪里?!”身后传来其他灯灵的呼喊,本田菊头也不回地回答了一句:“我去看一下这些鱼,它们和冥界的鱼有些不一样呢,我一会就回来!”说罢便跑远了,只留下了一个朦胧的背影。

本田菊把灯放在了一旁的草丛里,跟着鱼一路来到了一片水潭旁边,水潭的水十分清冽,各色各样大大小小的鱼在水里游动,看到本田菊来了也丝毫没有害怕,反而还都摆着尾巴朝着本田菊游了过去。本田菊毕竟也是小孩子,看到小动物都比较喜欢,因此也蹲下身子,将手伸进清凉的水中,向鱼儿们泼水,而那些鱼儿也像是有灵性似的,尾巴一甩,溅起一阵水花,在本田菊的衣服上留下一片深色的水渍。

“这是要下雨了吗……”王耀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有些担忧地自言自语道,“明明刚才的天气还是很好的呢……看来得快些回去了。”
一阵风拂过竹林,吹动着竹叶互相摩擦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同时乌云也缓慢地飘动起来,遮住了月亮散发出的最后一丝光线。
竹林里一片漆黑,王耀顿时有些找不到方向,于是只好摸索着往前走。远远地,他看见黑暗之中出现了一抹十分微弱的、明黄色的亮光。
既然有光的话……那就说明有人在那里。王耀想着,朝着灯光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进一看,他发现那是一盏十分精致小巧的提灯,提灯的外壳画了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色雏菊。
“这么漂亮的提灯……是谁放在这里的呢?”王耀蹲下身子捡起提灯,环顾四周,发现四周全都是竹子,密密麻麻地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不会是谁忘在这里的吧……这儿四周也没有人,要是失主找不到这盏灯,那得有多着急?
于是王耀索性提起灯靠在了一棵竹子上,准备先在原地等一会,若是那主人还没有来,他就打算先提着灯回家,然后明天再来一趟看能不能碰见物主,到时候再把灯还给人家。
无奈过了不一会,雨就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来了,甚至还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雷声,王耀只好凭着灯光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他却突然听见一阵小孩子的哭声,这哭声十分微弱,几乎就要被雨声和雷声所淹没,但王耀作为一个琴师,听觉自然是比其他人灵敏得多。
“谁?有人在那里吗?”王耀朝着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喊了一声,但没有回应。
在这样漆黑的竹林中,下着雨,打着雷,还有一阵阵压抑的哭声,实在是……诡异极了。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点砸在王耀的身上,将他的衣服打湿了个透。
王耀咬了咬牙,努力辨识着哭声的方向跑去。

第三章
竹林深处的一条小溪旁边,一个很小的孩子正坐在地上大哭着,衣衫和头发都湿透了,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深棕色的眼睛中流下来,小小的身子一颤一颤,看得王耀一阵心疼。
“小朋友,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下了这么大的雨……你的父母呢?”王耀微微躬下身子给本田菊挡住一部分从空中掉落的雨点,问道。然而本田菊只是断断续续地哭,什么也不回答。王耀叹了一口气,把本田菊抱在怀里,凭借着手中提灯的照明,一路跑回了家。

回到家中,王耀先用毛巾把本田菊身上的水擦干,然后找了一块比较厚实的布,大剪刀咔嚓几下,针线在布中间灵活地穿过去穿过来,很快一件简易的衣服(?)就做好了。
“嗯……虽然有点丑但是将就穿吧?”王耀小心翼翼地给本田菊换上衣服,本田菊此时貌似也累了,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毕竟是小孩子,睡觉也不安分,手喜欢到处乱挥,脚也喜欢蹬来蹬去,无奈,王耀只好抱着一床被子睡在地上,他可不想在自己睡觉的时候被当球踢。
半夜,王耀睡得正沉,却突然感觉有什么重物掉在了自己身上,王耀吃痛猛地一下睁开眼,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捡回来的孩子正趴在自己胸前睡得正香,此时他像是做了什么愉快的梦,嘴角微微扬起,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活像是一只清纯无害的小鹿一般可爱。虽然刚才被砸到有些不爽,但此刻看到这样可爱的一个萌物让他顿时就没了火气。
王耀伸出手帮他把嘴角的头发丝拨开,食指却被本田菊一把抓住,张嘴就咬了下去。
    王耀下意识性地把手指拿开,指尖上一阵刺痛,定睛一看,竟是流血了,鲜红的血液从手指流出,与他白皙的手指形成了鲜明对比。
……是做了一个关于食物的梦吗?这小子牙还真尖。王耀小心翼翼地把本田菊抱起来放回床上,自己走到柜子旁边摸索着拿出一个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放着纱布之类的医用品。
剪下一小截纱布一圈一圈地缠上手指,纱布很快便渗出一片红,他在纱布末尾打了个漂亮的结以免散开,于是又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的地铺,盖上被子,合上沉重的眼皮继续睡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竹屋间的微小缝隙洒落在小小的房间中,留下一道浅浅的明黄色痕迹。本田菊轻轻皱了皱眉,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收拾得十分干净整洁的竹屋,连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竹香。本田菊轻轻地跳下床,乖巧地跪坐在王耀的身边等着他醒。
嗯……都说人类喜欢可爱的小孩子,事实果然如此。那么接下来……我就应该死皮赖脸一点,让这个救了我的人带我到人间好好地玩玩,帮人就应该帮到底嘛。
某只蠢萌乐呵呵地想着到人间之后的美好生活,殊不知身边的那人已经醒了。
“你醒了啊。”王耀揉揉眼睛,把额前乱糟糟的刘海理到一边,“昨天是我把你救回来的,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的家人呢?我送你回去。”
转眼间本田菊的眼睛就变得红红的,里面隐隐有着泪光闪烁:“他们说……要和我玩捉迷藏……然后让我来找……但是……到了后来他们都不见了……就只留下我一个人……nini……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说着说着,本田菊就轻声抽泣起来。王耀最见不得小孩子哭,呆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诶……你,你别哭啊……”结果反而本田菊哭得更伤心了:“nini,他们一定是……不要我了,一定是嫌我麻烦……嫌我调皮……所以就把我扔掉了……呜……以后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下意识的,王耀把本田菊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他道:“别哭了别哭了,我带你去找他们好吗?如果实在……实在找不到……那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一起住好了……”
本田菊猛地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王耀:“nini说的话,是真的吗?”
“呃……当然是真的了。大人是从来不会骗人的。”虽然王耀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nini”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他觉得这孩子实在是可怜,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王耀的家中多了一个新成员。

第四章
王耀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琴师,世人都说这琴师大人气质如那谪仙一般出尘,普通人尚且是无法请到他来演奏一曲。再加上他喜好山水,常年隐居,更是被大家一致认为是居住在大山深处的神仙。
只是最近,听有人说在山中采药时听见了一阵悠扬的琴声,那琴声回荡在山谷之中,激起一阵阵的回音,缭绕不绝。这人陶醉于琴声中,听完一曲才回家。结果回家之后家中频频传来喜事:女儿被外出的王爷看中,做了王妃;儿子进京参举中了状元;老母亲常年患的咳嗽病一夜之间就转好了。人们了解之后都说这人是见着了神仙吸收了仙气,才使得他如此幸运。

本田菊坐在王耀身边静静地听着他抚琴,手中端着王耀亲手煮的、还在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汤。
一曲毕,一杯茶汤入腹,本田菊由衷地赞叹道:“nini弹琴弹得好好听。”王耀只是淡淡一笑,白皙的手抚上本田菊的头:“这琴音,听似好听,实则空有其表,只有琴音,没有琴魂。又怎能称作是精通琴技呢?罢了,先不说这个,小菊,茶汤好喝吗?”
本田菊弯起眸子笑了笑,嘴角还残留着一些芝麻碎末:“很好喝呢,不过nini是怎么知道什么琴魂什么的,可以给我说说吗?”
“琴魂,顾名思义,就是琴的灵魂。啊总之怎么说呢,如果这把琴的主人没有灵魂,就算有再好的琴,再好的曲,又怎能真正弹出琴的灵魂呢?”王耀垂下眼眸,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琴弦,琥珀金色的眼眸中闪烁着些许不知名的情绪。
本田菊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温润如玉,气质如仙般的男子,有一种摸不透的感觉。

    十几年的时光匆匆流逝。
     一棵十分古老的樱花树下,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正坐在一张琴前,袖袍随着手臂翻飞,流畅的旋律自他的指尖流淌而出,琴声空灵婉转,动人心弦。时而如泉水叮咚,时而如雨打芭蕉;时而高昂,时而低沉。
“耀君如今弹起琴来与曾经有着很大的差别呢……”本田菊规矩地跪坐在旁边,静静地听完了王耀弹完一整首曲子。
王耀轻笑:“那都得感谢你啊,菊,多亏有了你,我才能体会到什么是温暖,我才有了灵魂。如你所见,曾经的我可谓说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我历经了这几千年岁月,看过无数的朝代更替,体会过无数人间冷暖。但从未有过一个人,可以真正陪伴着我,他们不过是贪恋我的琴技,嫉妒我的才能,何时真正地爱过我这个人?”
“耀君……?”
“呐,不过菊,我多亏有了你啊。毕竟如今真正可以陪伴着我的只有你了。毕竟我拥有着无尽的寿命,曾经关心过的那些人不过是我人生中的匆匆过客,即便我再舍不得他们,我也无能为力。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循的规则,我又怎能违反自然规律呢?”
本田菊沉默了半晌,开口道:“耀君,可以请您闭上眼睛吗?在下有一个东西,想送给耀君呢。”
“好啊,是小菊要送我的东西吗?”王耀十分放心地轻轻合上双眸。
脸颊传来一片温热柔软的触感,俶尔又消失殆尽。王耀心中一惊,睁开双眼,只见本田菊白皙的脸颊泛起淡淡的樱花粉,见王耀在看他又连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顿时王耀也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烫:“小菊你……这是……”
“耀君,从现在开始,在下会一直陪伴着你,直到在下的终焉来临。”
带着春天气息的微风拂过,撒落了一地的樱花花瓣,同时也不知是温暖了谁的心。

第五章
世间最远的距离,莫过于分别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不过是我与你只隔了一条河那么远的距离,可我在三生河的此岸,你却在忘川河的彼岸。
生和死……多么可笑……对于拥有无尽寿命的我们来说,还会有生死之分么?
王耀站在河边,眼睁睁地望着鬼使将本田菊带走,眼睁睁地看着他乘坐的小舟一点一点离自己越来越远。
曾经说的什么一直陪伴着我。
王耀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完全地倾尽真心去爱一个人,不必担心他会离开自己,不必担心自己的一片心意付诸东流。
骗人。真是可笑至极。
王耀自嘲般地笑笑,转身离去。

自说那本田菊被鬼使从人间抓回来之后,日夜魂不守舍,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机器,只干着自己本分的事情,其它的任何事情都不愿说。
甚至连安守本分灯灵们也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
“这几天本田菊是怎么了?十几天没见他就变成这样了?”
“你傻呀,我们这边过了十几天,本田那边可是过了十几年了!”
“啊原来是这样……是什么事情能让他变成这样啊……”
“他自己也不愿意说,我们再担心他也没用的……十几年足以改变许多事情了。”
“别说了,鬼差来了。”
“好。”

本田菊今天倒是意外地遇到了一个熟人。
“青……青衣姐姐?”本田菊提着他那盏小灯去迎接自己负责的新人,却意外地发现了青衣的身影。
青衣转过头冲他甜甜一笑:“诶?小灯灵,你认识我吗?”
本田菊点点头:“是的,你曾经给在下聊过关于你的故事。”
“是吗?听上去好有趣呢,你可以给我讲讲吗?”
于是本田菊没有拒绝她,把她曾经讲给自己的故事重新讲了一遍给她听。青衣很认真地听完了之后,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是这样吗?看来我和他在曾经就有缘分了。说实话吧,这一世我的夫君,也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
本田菊惊了一下:“诶?这么说的话青衣姐姐又和他在一起了吗?”
“嗯!”青衣弯眸笑了,“他对我很好,我们很相爱。”
很……相爱吗?
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弹琴的青色身影,他温暖的笑容,他佯怒的样子……他的一点一滴,都深深的刻印在了自己的记忆之中,无法抹去。啊……就如青衣曾经说的那样:【他就像是一束阳光,把我的生活都照亮了,如今他都已经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何意义呢?】
“你……还好吗?”
本田菊朝她笑笑:“青衣姐姐,您愿意听在下讲一讲在下在人间的经历吗?”
“好啊,你讲吧。”

当本田菊把青衣带到了黄泉路的入口时,故事恰好也讲完了。
“青衣姐姐,谢谢你。”本田菊向青衣行了个礼,转身回去了。
青衣没有再向黄泉路前进,而是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下一只灯灵到来,青衣拦住了他:“可以请你等一下吗?”
那灯灵听到青衣的声音,转过头来:“诶?这不是菊哥哥负责的那个人吗?你怎么还不走呢?”
“我想请你先听一个故事,然后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终章
五年之后……竹林中的一个小村庄里……
“王耀哥哥!王耀哥哥!”一个穿着鹅黄色裙子的小女孩乐滋滋地跑到王耀的竹屋前叫他。王耀听见了之后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着小女孩温柔地笑笑:“青衣,怎么了吗?”
“王耀哥哥,你闭上眼睛,跟我来!一定不要睁开眼睛喔!千万不能!等我让你睁开眼睛你才能睁开喔!”稚嫩的童音传来,王耀失笑,闭上眼睛:“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这小丫头能干什么?”
青衣拉着王耀的衣襟,朝着竹林外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再不告诉在下的话,在下要生气了!”本田菊被白布蒙住双眼,身边簇拥着一群灯灵们,“莫名其妙地说要带在下来一个地方,你们真是……”
远处,花神和孟婆在一边看热闹。
“婆婆,您当时也是故意不给青衣那小姑娘喝孟婆汤的吧?”花神摩挲了一下胸前别着的一大朵彼岸花问道,孟婆不可置否地一笑:“孩子们也终究是会长大的,有些事情我们只需要帮一点点的忙就好了。其他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就好了。”
“说得也是呐。”花神轻松地笑笑,“看,他来了。”

“好啦!王耀哥哥可以睁开眼睛了!”
王耀睁开眼,只见自己站在三生河畔,对面的河岸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楚。
“青衣……这是……”
青衣狡黠地笑了笑,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三!二!一!”
王耀还在诧异是怎么回事,却只见远远的河对岸亮起一大片光点,那光点还陆陆续续地朝着自己的方向飞了过来,凑近一看,竟是一盏又一盏的明黄色提灯。那些灯跨越了整条三生河,形成了一座灯桥。
王耀完全呆在了原地,琥珀金色的眼睛被明黄色的灯光映照得熠熠生辉,三生河的河面也像是度了一层金一般闪闪发光。河对岸也完全被灯照亮,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顺着灯光看去,只见对面的一个人影同样呆在原地,直直地望着自己。
本田菊。
这一天,七月初七。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