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瞳

主产极东/冲田组

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的吖ovo

【极东】报与桃花一处开 04

@浅川今枝 的联文
拖了很久,抱歉<(_ _)>

  本田菊一沉睡便是一段不短的时日,期间他无法进食,我就一直用法力给他供给营养以维持他的生命。若不是他的胸膛还有些起伏,脸颊还有些血色,我险些怀疑他会一直这么睡下去,再也不醒过来。而他的那只石兽也同样陷入了沉睡,保险起见,我用法阵暂时把它封印住了。
  那时擂台上的过程我也很难再回忆完全,只是他最后扑到我身前那一刻的情景,却在我脑海中定格,怎么也挥之不去。那样处事不惊的一个人,在那时的情况下所表现出的是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慌乱。我承认,当看到他因疼痛而蹙起眉的瞬间,我的心绪也有些乱了。无论什么胜利也好,观众的惊呼声也好,还是阿尔弗雷德猛地站起身险些摔倒的滑稽模样也好,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希望他能早些醒过来,不仅因为他是靛旗国的质子,更是因为我个人的一些私心——我可不希望失去这么一个有趣的人。我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没有必要给自己强加暗示,更没有必要逃避自己的情感。
  本田菊这个人可以用云淡风轻来形容,云淡风轻到很多时候我都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正是如此,我才更想要见到他表露真实情感的模样。就如我给他展示一树花开时他眼眸中透露出的一丝欣喜,又如他挡在我面前时前所未有的惶恐与坚毅。
  我记得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午后。
  他平躺在床上,恬静的面容像是个熟睡的小孩子——确实如此。毕竟他沉睡的时候卸下了所有的负担与伪装。
  本田菊的眉头舒展着,柔软的发丝有些凌乱地搭在前额上,双眼紧闭,眼睫弯起一个惹人怜爱的弧度。我本想伸手帮他理一理头发,但又实在不忍打扰他,只缩回了手。若不是因为受伤,他有多久没有安稳地睡过一觉了?
  作为靛旗国主教,如今身处异国,自是各处都要谨慎。他不能对任何人放下戒备,就连睡眠都不能安稳——他梦中的一句呢喃,或许会给他的国家带来灭顶之灾。
  我正盯着他出神,但这时我见他的眼睫轻颤了几下。下一秒,我又一次看见了他黑曜石般的眼睛。
  “醒了?”虽说这是个疑问句,但语气却是笃定的。
  “嗯。”他的声音和他的眼神般平静而毫无波澜,仿佛他只是刚从午后小憩中醒来。
  
  我本来只是命令了一个宫女去给我端碗粥来,但本田菊醒来的这个消息传的很快,我的王后府一下子热闹了不少,阿尔弗雷德也亲自来了。但我的内心莫名有些不耐,至少现在这一刻,我并不希望他人来打扰这份平淡和宁静。
  “本田主教,出现了这样的事故hero表示很抱歉,不过hero请了王宫里最好的御医来为你治疗。”这位年轻的国王打了个响指,一排宫女便把手中端着的补品整齐地放在了不远处的桌上,“这些补品就作为受伤的赔礼了,希望本田主教不要嫌弃。有什么需要尽管跟王后说,hero会尽量满足客人的需求。”
  本田菊在我的帮助下已经坐了起来,而自从阿尔弗雷德进来之后,我就从床边起身,站在了他身旁面对着本田菊。这个角度刚好可以让我看清本田菊的表情,他此刻微低垂着眼眸,神色有些晦暗不清,沉默了两秒后才做出回应:“国王陛下费心了。”
  “那么这段时间辛苦王后了。在那之后hero还有些事情需要问问本田主教。”
  “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我躬身向阿尔弗雷德行了个礼。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一帮子人离开,偌大的寝宫中又只剩下了我和本田菊两个人。
  “不必再躲躲藏藏了,你进来吧。是你传出消息的吗?”等到阿尔弗雷德他们走远,我才出声道,于是只见一名小宫女怯生生的从寝宫门口探出了个头来:“王……王后殿下!刚才我遇见了主管姐姐,她问我为什么端着粥,我,我就如实告诉她了。”我招招手,让她将粥端到床头柜上放好。那名宫女明显有些怕我,我有些好笑,就想要打趣她一下:“我在你们这些宫女眼中是这么可怕的人吗?罢了,我也不怪你。我本就打算过一会就将消息禀报给国王陛下。——你在这粥里加了些什么?”
  “我……我想着这位主教大人刚醒来不久,就往粥里加了些补身子的东西……不过我也没有什么珍贵的药材,粥里都是些比较常见的补品而已。另外……王后殿下一点也不可怕……”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要听不见了。
  “嗯,你退下吧。”我朝她笑笑,她欠了欠身后离开了寝宫,我注意到她跨出殿门后就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离开的。
  我缓缓搅动着碗里的粥,米饭的香气和淡淡的药香随着热气飘散。我方才用法力探过这碗中的东西,没有毒,加入的几种药材也正好可以用来给本田菊补补身子。我舀起一勺粥递到他唇边,他迟疑了一下,衔住勺子的一端,任由我抬高勺柄,将已经温下来的粥喂入他口中。
  
  这段时间里本田菊便在我的王后府中养伤,御医每天会端来一碗药汁,看着本田菊喝药时的表情便知晓那药有多苦了。而我只需在他喝完药之后往他嘴里塞上一颗蜜饯,他便将那药汁的苦忘了个干净,站起身要花园中散步。我自认为我府上的花园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尤其是这里的常客——各种小鸟。花园中的鸟儿们本就与我相处惯了,也不怕人,很快便和本田菊熟络了起来。它们似是很喜欢这位客人,时不时衔来一些小东西赠他——有时是一片叶子,有时是一条细枝,有时是一朵花苞。本田菊每次都将这些玩意儿放到一个小盒子里收好,即使那些东西或许不久后就会枯萎。
  直到一个雨后的清晨,鸟儿们送来一朵开得正好的桃花,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转过头来看我,即使他表面上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比平常快上几分的语速还是彰显着他此刻的心情:“耀君,桃花开了。”
  “嗯。”我回应着用扇子指了指湖的方向,他点了点头,跟随着我漫步到了湖边。湖周围的桃树大多开了花,淡粉的花瓣上还滚着露珠,甚是讨喜,水面上落了花瓣,衬着湖底的游鱼,倒也别有一番风味,而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花香就更是令人痴迷了。本田菊看似也是一副喜爱至极的模样,我于是问他:“菊很喜欢桃花?”虽然我觉得这像是在明知故问。
  “原本不算特别喜欢的,但耀君这边的桃花却是格外好看。在下很喜欢。”
  “这样啊。”我稍靠他近了些,捻起他手中的那一朵桃花,心中默念了一句咒语,桃花外便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球形罩。圆球中的桃花悬在中央的位置,花瓣上有淡淡的光芒流转,“收好了,这是鸟儿们和我送你的礼物。只要不离开这个罩子,这朵桃花永远都不会枯萎。”他如获至宝,道了声谢之后小心翼翼地把圆球放在手心握好。
  继而我又将目光转向了湖畔那棵最大的桃树上,它的脚步比其他的桃树要慢上几分,当它们都竞相开放时,它的枝丫上仅有一个个的淡粉色花苞。我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道:“每年这棵树都是最后开花的,也不知道今年会晚上多长时间。菊,你觉得呢?”
  “既然已经有了花苞,在下觉得应该不会太晚?这棵树开花后一定比其它的桃树更美吧。”
  “嗯。实际上,我每年都不过在等这一又株桃树开花。”我随口回答着,又冲他一笑, “至于其他的桃树,在我眼里也只算作是陪衬罢了。”
  “我相信有一天菊也会看到的。”

评论

热度(21)

  1. 浅川今枝墨玖瞳 转载了此文字
    接下来欢迎我们年更选手墨玖瞳隆重出场!!!啪啪啪啪啪(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