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瞳

主产极东/冲田组

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的吖ovo

【极东】报与桃花一处开 03

浅川今枝:

和玖瞳的联文!前文戳主页w


国象设极东,耀菊无误。


我负责菊视角,她负责耀视角。


我觉得我写出来有魔法少女的即视感……。


由于设定太少因此私设如山。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这儿秋华瑾,请多指教。



叁.


从那天起,王耀这个人就颠覆了我一向对他的认知。我以为他是高冷的,霸道的,高傲的贵族,玩弄人心的权贵,结果他竟然就是一个喜欢调戏人的家伙!


虽然明白他口中所说的话语并无其他意思,喜欢也只是单纯的喜欢,欣赏也只是单纯的欣赏,可所有的话语从他口中加工出来,看着他爱调笑人的眼睛,看着他的脸,都变得不那么正经了。


但显然,我是没有能力去反抗的。


我静静地坐在桌边,擦拭着自己的墨蓝色的权杖。上次桃色事件的罪魁祸首,我的石兽在我脚边打着转。突然有人敲了门,我出声允诺,来人便开了门进来。我抬头一看,是王耀安排给我的侍女林晓梅。她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也非常热心,做事也非常认真牢靠。


“大人,刚刚王后殿下的近侍传了口讯,说是邀您今日下午参加宴会。”


林晓梅向我行了个礼后便说明了来意,我有些茫然——宴会?


“是常有的春日宴。”林晓梅娇笑道,“殿下他每年都会举办的宴会,邀各个王室重要人物来参加,偶尔也会邀请像您一样的……客人。”


怎么听着有后宫举办某某宴会争宠的感觉。我微蹙眉头,但还是表示知道了屏退了她。


对于林晓梅,我并未完全放下戒备来。虽说她和王耀并不同姓,之前也没有听说过他们有什么交集,但也并不能证明她就不是王耀派过来的眼线。


一想到王耀,我便想起那天桃林的事,眼睛不禁跳了跳。虽然说当时听着我面红耳赤,但事后回想起来我恨不得在地上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越想越是羞愤,我便坐在桌边狠狠瞪着那个罪魁祸首,于是我们就一人一兽大眼瞪小眼。


“大人,你在做什么呀?”熟悉的声音在窗台边响起,我一个激灵,扭头去看,果然是王濠镜。松了一口气,但我又很快意识到了不对——


“你,你怎么趴在窗台上!这可是……”


很高的楼啊!


最终王濠镜被我拉了进来按在凳子上坐着,可能他自己也觉得玩儿得有点危险,规规矩矩地坐着也没闹什么,透过他的镜片来悄悄看我的脸色。


王濠镜是我无意中在府中闲逛碰到的。他自称是王耀捡回来的一个孩子,王耀见他有修习魔法的天赋就收了他。我还挺喜欢这个小男孩儿的,他也是为数不多打心底尊敬我而不是将我当阶下囚来轻视的人之一。


“大人……?”


“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我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据我对王后殿下的了解,若是让他瞧见了,也会好好说上你一顿,说不定会禁足你呢。”


当然,我不了解王耀,我也是瞎编的。


“对了,濠镜,你知不知道关于春日宴的事情?”


“知道啊!每年都会有的宴会呢,非常盛大,而且也有很多好吃的,也有很好看的表演。”


“……就只是这样?”


“嗯……对,差不多就这些。我一直很想参加呢,不过很可惜,我是没有资格的。”


我心下也有几分了然。林晓梅也说过这是贵族们的盛宴,王濠镜作为王耀的一个学生,能得到王耀的赐姓已经是非常荣幸的事了,但要论这春日宴,自然还是不够格的。我心中生出几分爱怜,揉了揉他的头。


开始隐隐地有些期待了啊。


&


“大人……”我听着这娇媚的声音,感受到女子近乎要贴在我身上了,眉心不由得跳了跳。果然,即便是经历过许多回了,我还是不大应付的来这种事情啊。


“啊……那个……请稍微起来一点可以吗……”


我转过脸去看王耀,他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摇着扇子笑得比谁都欢。我的脸一黑,又推了推身前的这个舞姬。


“让小女服侍您吧。”她端起一杯酒,递到我嘴边。我终于开始后悔来参加这个了,径直接过酒杯喝了下去,然后对舞姬摆了摆手:“你去吧。”


舞姬这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还给我抛了一个媚眼。


“……”早听闻赤棋国民风开放,不曾想已经开放到这样的地步了。


“哈哈哈,看来本田君因为自身的气质和貌相,捕获了我们赤棋国不少女子的芳心啊。”


赤棋国的『车』伊万·布拉金斯基也眯着眼睛笑着打趣着,我更是不舒服起来。


“……Rook大人说笑了。在下想……”


“叫我伊万就可以了哟。毕竟,以后我们还得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亲近点也好日后的相处,对吧?”


这也是无形中提醒我质子的身份,我低了低眼,沉声应到。


“……是。”


“不过呐,你还是叫笨蛋阿尔国王好了,那个脂肪团儿可不像我那么有亲和力哟。”


“喂!臭熊,你说谁脂肪团儿呢!”阿尔弗雷德一拍桌子站起来就指着伊万的鼻子一脸气急败坏。


“抱歉,阿尔弗,我以为说得这么直白你能够理解了,是万尼亚的错,高估了你的理解水平。”从伊万的脸上我看不出任何抱歉的的意味。


亚瑟白了他们一眼儿继续喝茶,弗朗西斯则开始花式撩来添酒的侍女,让人家满面通红。


“你别理他们两个人,他们成天就吵吵嚷嚷的,其实都是闹着玩儿,不会搞出什么大事的,习惯就好。”王耀突然凑到了我身旁,摇着扇子说道。


不,我巴不得他们打起来闹起来,内斗把赤棋国搞垮最好,但我面上还是装模作样郑重的点了点头。


“菊有看上的人吗?我可以送给你。”


“不,不必了。”我摆摆手。


“哦?为什么呢?”


“……在下没有看上什么人,对那种事也不怎么感兴趣。”我是死也不会说我应付不来的。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我对你们的军事机密感兴趣。


“在下比较喜欢一些单纯性的娱乐吧。对男女欢爱……或者说对于女色并无多大兴趣。”


“哦,是个不好色的人呢。不愧是靛棋的主教大人,真是正直啊。”王耀点了点头,我却觉得他的眼里闪过了某种狡黠的光芒。感到阵阵不妙的我赶忙应承下来。


“啊,也不能这么说……”


王耀忽然站起了身子,层叠的罗裙曳了一地,薄纱覆在上面,我清晰的听见他说着:“咳,各位,据我刚刚对靛棋主教的了解,他并不怎么对女色感兴趣。那么,如果能有女子成功引起本田菊的兴趣,我就重赏她。”


我感到那些清丽的姑娘们看我眼神仿佛更炽热了些,内心绝望着王耀没想到你这么爱搞事情。于是我慌忙站起身来:“不不不不!!”


一定要……一定要找一个永绝后患的理由……


“是这样的,在下,在下喜欢的是男子。”


场上顿时鸦雀无声,一旁闹着的伊万和阿尔也停了下来。王耀看着我,突然笑了。


“真有意思。”


以我的耳力,我确信绝没听错他低声说出的这句话。


&


这次的春日宴并没有让我感到什么愉悦,甚至让我有了再也不想参加这种宴会的想法,而这个宴会我说出来的那句话带来的最后的影响就是偶尔走在路上路过的女子们看着我悲伤的神情以及换成了一些男人见到我炽热的视线。最后还是王耀申明因为我的个人原因所以他之前说的赏赐作废,这样的情况才好的多。这让我又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我之前曾说过,阿尔弗雷德点名道姓要我做质子的目的无非是想看看隔壁大婶儿家的最肥的母鸡究竟有多肥,而不久后,阿尔弗雷德便将这件事实化——他搭了个比武的擂台。毫无疑问,我是擂主,就等着一群人上来挨个儿挨个儿打我,想知道我的实力。老实说,这种做法让我的处境非常不利——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实力极限暴露给敌人呢?但他的理由太冠冕堂皇,至少说我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再加上我也不过一个质子而已,只能被迫接受。


更重要的是,路德维希交代我的事还没有完成,我不能因为这点事就被阻挡在这个地步。


“菊,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的。”王耀坐在桌边,双手交叠,下巴放在上面,兴致勃勃的看我收拾东西。


“那就承蒙抬爱了。”我依旧甩着敬语打发过去,但王耀却并没有走的意思,我背对着他都能感受到他黏在我身上的视线,让我都有点怀疑王耀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了。


哦,说到喜欢,我觉得我非常有必要把春日宴上的事情说清楚,于是我走到王耀的对面坐下,清了清嗓子开口——


“啊,殿下——”


“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好的。耀君,是这样的,春日宴上我所说的话不过是一时之计,我并没有……”


“噢,我当然知道。”他自顾自地斟了一杯茶,小小的喝了一口。“不过菊真的没有看上的人吗?比如……我给你的那个侍女,晓梅,你觉着怎么样?”


“……抱歉,我对她只是普通的主仆感情。”


“真是冷淡啊,我都把我很看好的一个女侍卫给你了,你都不要。”


原来林晓梅的身份还是侍卫?


在惊讶的同时,我也有些不解王耀将她的身份故意暴露给我的原因。看着王耀气定神闲的模样,我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菊很厉害吧?我早就有所耳闻了,所以这次擂台我也报名参加了呢。”


“……”我震惊地看着他。


王耀歪着头笑了笑,突然俯身向我逼近,正当我愣愣时,伸出手随意捻了捻我垂在两颊边的齐发。我被王耀这一轻浮举动又吓了一跳,他却兀自以指为梳,弄着我的头发。


“菊呀……”


他手指的方向一转,指腹轻轻抚过我的耳后。顿时,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我的脊背后蹿起,往身体四周游走去了。我实在不习惯这样的亲昵,而且太过暧昧的气息让我越发感到不适。我越是拘束得无所适从,王耀仿佛便越兴奋,甚至伸出了另一只手,扳住我的脸,两只手都扣在我的耳后,桃花眼里潋着某种东西,然后他越凑越近。


“你的眼睛果真是漂亮啊。”王耀说完这句话便坐了回去,又满上一杯茶,喝了一口。


我先开始呆呆的,待反应过来后忙接了句:“耀君过奖了,在我看来,还是您的眼睛漂亮得多。”


王耀看着我,似笑非笑地摇着素色团扇,在我脸皮快要承不住的时候,他终是点了点头:“我接受你的赞美。”


“我们擂台上见吧。”


说罢,他便起身离开了。听着他下楼时踩着木板的声音,我一时间松了口气,两只手撑起来捂住已经开始从耳后泛红滚烫的脸,眼睛瞟了瞟四周,再紧紧地闭上。


……我是为什么会觉得他会来吻我啊。我都在想什么……


越想越烦,我干脆趴在桌上,将脸埋在两臂臂弯间。石兽在一旁轻轻咬住了我的衣摆扯了扯,我知道这是它在询问我怎么了的表现,但我现在很烦躁。


“丫的,你别管我。”


这是我当上靛棋主教后爆的第一句粗话。


&


王濠镜看上去挺担心我,于是我便安慰安慰了他。站在擂台上,我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感觉迎面吹来的风似乎都冷了些。我想了个偷懒的法子——石兽既是我的实力的一部分,因此前部分我便让石兽主力,我在后方做辅助便好。这只石兽是只非常稀有的灵兽,本来实力也不容小觑,我们两个多年的配合已经变得非常默契,对付一些并不算多强大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但当王耀上台的时候,我就知道不能再这样敷衍过去了。


王耀是从一旁踏空来的,在下面的人看来那就是“妈妈天上的仙女下凡了”。虽然知道这是一种叫“轻功”的功夫,我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暗暗吐槽了一下,但随后便调整状态严阵以待。


王耀红白色的王后服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更为美丽,上面的王室暗纹倒是看得清一些了。眼角搽着的红色的眼影显得他的桃花眼越发媚气,随后他将未执着扇子的那只手从宽大的袖中伸了出来,向我轻轻勾了勾食指。


在我看来挑衅意味十足的动作让台下年轻女子爆发出一阵欢欣的尖叫声,我心里的小人儿撇了撇嘴,但我面上仍旧没有太大表情波动,只默默举起了自己的墨蓝色的权杖。擂台四周施有魔法屏障,倒不会误伤到台下的观众。阿尔弗雷德等人坐在不远处的高台上,其中的头头儿一脸兴趣盎然,我感觉他的眼神简直像是看动物园里的猴王打架。


算了,再用这样糟糕透顶的比喻,受伤的只是我而已。于是我决心不理会他,专心和王耀斗法。


我低声念了个火焰的魔咒,便向王耀扔去,石兽随着魔咒一齐冲去。王耀只轻轻一笑,微微抬手,扇面转了几下,低声估摸着念了个什么诀,冰块便拔地而起,将火焰尽数挡住。我趁那时又甩出几个咒语,王耀也从容不迫地将冰块散成冰锥,操控着向我飞来。我将权杖高速旋转迅速挡回去,又抬指念了个风咒将冰锥吹回去,石兽低声嘶吼了一声,向王耀扑过去。墨蓝色和赤红色的光芒在擂台中交叠着出现,互相冲击、吞噬,从外面看来也许像是很美的烟火。


“啊呀,二打一,真不好呢。”王耀一边笑着,一边用团扇扇出的劲风将冰锥转了个方向打向石兽。石兽躲得也快,在抓了王耀一爪后便打了几个滚闪回了我的身侧。我看见王耀那一身王后服无端这样添了一道口子,心中隐隐有些幸灾乐祸。但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王耀的手臂上的衣服忽然被沁红,血液晕染开来,王耀使了个止血咒便止住了血,不算多大的伤口。但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石兽闻见了血的味道,开始兴奋起来,体型渐渐变大的同时脸上也呈现出凶恶的表情。从上一战我就发现了,石兽从某次受人阴招中毒后每当闻见血便会兴奋,而且是一次比一次不可控。体型变大这样的情况也是第一次发生,我开始用精神力和它沟通,却发现我仿若探进了一汪深海,逐渐下沉,让我一惊。石兽已经向王耀扑了过去,但王耀抵抗着尚游刃有余。我往石兽走近了几步,开始加大了精神力的控制。


千万不能让它伤害到王耀,否则赤棋和靛棋再度引发战争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越是消耗着精神力,我的头便越疼。冷汗开始顺着额角往下滴去,石兽看上去仍旧不受我控制,发了疯一般追着王耀。王耀也渐渐有些吃力,意识到了不对劲。我慌忙朝王耀奔去,迅速挡在他身前,冲石兽喝道:“不可以!停下!”


在精神海终于得到了一丝回应后,我松了口气,转过身子看着王耀,但喉咙里发不出一丝的声音。震惊着的时候,我感到头疼得越来越严重,于是我双脚一软,往地上倒去。眼前的世界中,光明被黑暗吞噬成了一条线,再接着,这最后的一道线也消失掉了,连带着耳边的尖叫声。


最后的触感提醒着我落入了什么的怀抱,是安心而温暖的,于是我就放下心来,便沉沉睡去。


——————


回顾了一下动画里的菊说“不不不不”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啊于是就写进来了


不太擅长写打斗的场景,但就是很想看耀耀公主抱菊菊buni


我不知道车的职位是什么,所以就直接说的Rook了x


啊,明天就要去军训了【躺平】

评论

热度(27)

  1. 墨玖瞳浅川今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