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瞳

主产极东/冲田组

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的吖ovo

【极东】报与桃花一处开 01

花火:

和玖瞳 @墨玖瞳 的联文!第一次写联文有点小激动啊x


国象设极东,耀菊无误。


我负责菊视角,她负责耀视角。


我觉得我写出来有魔法少女的即视感……。


私设如山。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


这儿秋华瑾,请多指教。




引子.


它的花苞已经鼓了起来,微微弯曲着向上,颤抖着,慢慢地在这黑夜里盛开。


若有人能在此时见到它,也会惊叹于它的美丽。它洁白的花瓣在微风中颤抖着,惹人爱怜。但这阵风突然刮得凶猛了起来,骤然席卷过来,于是它美丽的花朵便被吹折下了花枝。


它甚至没有主动地谢掉,便被狂风带走了生命。总是这样的啊,事物即便美丽,在不可抗拒的力量面前,总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昙花一现,一瞬即逝。


就像,就像从未盛开过一样。


壹.


我站在高高的城楼上,脸被夜里的冷风吹得生疼。繁复的魔力波动在四周不稳定的出现着。天边被用魔法干扰后变得乌黑的云覆盖,连星辰也不可见。黑压压的给人以沉重的气息,我的鼻尖全是血腥的味道,像是浸入水中的锈迹斑斑的铁片,让人由心底生出厌恶感。


我的石兽也被血的味道影响到,面上显出了凶狠的模样,仿佛要将靠近的敌人撕扯成碎片。我的袍子施过了避血咒,因此看上去仍是干干净净。赤棋的领战是他们的骑士大人亚瑟·柯克兰,他鲜红的披风迎风飘扬,面上冷冷的,充斥着肃杀的气息。


我俩分踞在两阵队伍后方,看着士兵们的厮杀。我缓缓举高了自己手中的权杖,嘴里念着一串诡秘复杂的符文,一束暗蓝色的光自权杖上冲出来,冲向敌方,在他们脚下形成一个巨大的墨蓝色魔法阵,大量赤棋兵被魔法阵吞噬了进去。亚瑟抬眼,穿过密密的士兵群盯着我,举起了他雪白的,泛着寒光的剑。


我知道我们会输。这场恶战持续了太久,我们保不住这所城池了。赤棋国来势汹汹,力量强大,我们本就毫无防备,这下是势必被攻破了。


我闭上了眼,流血的手臂此刻已经开始发麻。


赤棋国的军队涌进城内,整座城便响起了靛棋国民的惨叫。我挽救不了他们。


被紧急传送回去时我就料到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场大败赤棋国的战争让其他国家也定然虎视眈眈我国,而我作为最得力的大将之一却没能挽救回那样的局面。我入宫时便听说了『车』大怒。


路德维希生起气来,比费里西安诺可怕得多,我想也许被放逐都是再可能不过的事了。毕竟如今的大权可主要都是在路德手上。


意外的,路德将我叫到了他的工作室,只有我们两人。路德维希见我进来,颔了颔首,而后示意我坐下。他缠在脖子上的绷带已被取了下来,蓝色的眼睛望着我,手指在桌台上轻轻打了几下。


“菊,不是我想要这么做,但你这次的表现实在太差。”


我静静地听着,等待他的审判。


“你是我们的大将,失去你当然是一个损失。但是……你知道,身为一个战败的国家,是没有资格和胜国谈条件的。”


我心中突然隐隐有了某种预感,也许惩罚不会那么简单。我看见路德维希呼了一口气,然后眼神凝重道:“赤棋提了很多个条件,其中有一个就是——要一个质子。而且,这个质子已经点名道姓,直接就说要作为迎战头领的你。你明白的,作为人质去他们国家,被监禁起来。目的也很简单,不过是想凌辱我们。”


“菊,我非常非常信任你。但这对于我们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可以……做一些小动作。若是有朝一日你回来,还是我们最亲爱的——『象』。”


我登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想,这也许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只有表现好,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


更重要的是,我别无选择。


&


作为质子去敌国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甚至在我入城以后,城中的百姓就和看珍稀动物一样盯着我,让我非常的不适。


所谓的迎接宴会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讽刺。大臣们有意无意地来和我说话就为阴阳怪气戳我战败的痛处。我没有同他们搭话,默默地忍了下来。


“啊,本田是靛棋高贵的『象』诶,要不……交给王耀来照顾好了?他可是一向擅长照顾人呢。”赤棋国王阿尔弗雷德此刻带着笑的脸在我看来如此的欠揍,让我甚至想来上一拳,但我显然不能。而当听见王耀的名字时,我的心中更是警铃大作。对于王耀我当然有所耳闻,他长得很美,行事雷厉风行,手段可残忍可温柔,最重要的是他善于玩弄心术,也就是说阿尔弗雷德很有可能想让王耀来看管我,探求甚至是扰乱一下我的心思最好。


“啊呀,我怎么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一道声音在背后响起,落座在最下方的我回头看去。来者身着红白相间的华丽衣裙,层层叠叠地往下排着,衣服上端有些松垮,露出白皙的肩膀和锁骨。他眼角抹着淡红色的眼影,深棕色的长发被一支简单的簪子挽了起来。他就站在那里,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执着一柄半透明的素色纱扇轻轻遮掩住嘴唇,高雅而妖艳,却又不失端庄大气。


他很美。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他是个女装大佬。


这是我的第二反应。


他是王耀。


这才是我的第三反应。


“啊,王耀,你来的正好!”阿尔笑眯眯地朝他招了招手,又瞥了我一眼。“hero在苦恼靛棋国的『象』该交给谁呢,思前想后,你最合适啦!”


“哦?”王耀抬眼看着我,缓步挪了过来。脚步虽轻,却在寂静的大殿里显得格外刺耳。他终是走到我面前,我正要起身行礼,便被他按住了肩膀。他另一只手从精美的衣袖中滑出,有些微凉的手指碰到了我的下巴,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将我的脸抬了起来。我仰着头凝望他,而近距离观察我才更感受到了王耀身上那股子慵懒的气息,而后又感受到他身上莫名散发出的威压,压抑得我甚至有点喘不过气。


他的指尖又从下巴移到了我的脸颊上,游走了一下。全场人就这么看着我俩,我觉得我有点受不下去了。被当成青楼小倌般摸来摸去的,这个王耀未免也太轻浮了。


我感觉脸上有些轻轻地发烫。而恰在此时王耀收回了他不安分的手,嘴角噙着淡淡如水的笑意转向阿尔弗雷德。


“这个『象』长得还不错嘛。你的意思就是让他住在我府上?不打算专门为他腾个王宫吗?”


“这不是还没建好吗,我也是一时兴起要了个质子,谁让亚蒂之前在我面前叨叨着这个『象』有多厉害,让我们赤棋可伤的不轻,我便想见见他呗。”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胜国对败国有意无意流露出的轻视,他语气轻松如同我想见见隔壁大婶儿最肥的那只母鸡的话让我的自尊又受伤了,我却只能抿起自己的唇,一言不发。


王耀又用余光瞟了我一眼,欣然允诺。


“好啊,我对他也挺感兴趣的。”


&


质子的生活条件与在国内时通常都是无异的,只是说不能够出城。


王耀的王后府非常豪华,有东方的古典气息,庄严大气。王耀给我安排的居住的屋子在一座高楼上,楼边便是一潭湖水,周围还栽种着许多稀有的植物。很多植物都是入魔药的稀有材料,我感叹一声赤棋的财力,上了楼。不得不说,王耀给我安排的地方我很喜欢,这儿的风景很优美,站在最高的那一层楼上甚至可以看见城中来往喧嚷的人群。


这座楼离王耀居住的地方不远,想来许是为了更好的监管我。


才住下的第二天,我便从床边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副国际象棋。总归是无聊,我便把它搬到最高的楼上自己和自己下。石兽被我从靛棋一块儿带来了,蜷在我的脚边,温顺的睡着觉。


我下着下着,石兽仿佛做了噩梦一般猛然惊醒。我本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走,它突然弓起身子,一下子便打翻了我的棋盘。我惊愕间,一个象便从高楼上滚了下去。


完了,这下肯定要摔碎了。我才来人家这儿第二天,就把别人东西给弄坏了。我急奔下楼,却发现王耀在那里。他伸着手,那枚洁白的象在空中悬浮着慢慢往他的手心里落去。


哦,我真是傻,忘了魔法这个东西的存在了。


象落在了王耀的掌心,他用手捻着这枚棋子,回头来看我。


“你是怎么得到这副棋的?”


“它就放在我床头的柜子里。”我很诚实地回答道。


王耀若有所思,将棋子收进了掌心,突然凑近我,换上了一副笑容满面的表情道:“啊,那是我不小心落在那里的,麻烦你能帮我取下来吗?”


话语虽是问句,却透着浓浓的不可辩驳的气势。我心中无奈而惋惜,看来我目前唯一的乐子被剥夺了啊,这样想着便踩着木屐“噔噔”地上了楼。


拿下来时,王耀倚靠在湖边的柳下一个像是美人榻又像是罗汉床的卧榻上。我很震惊,因为我从没注意到这儿还有个卧榻。王耀扫了我一眼,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我才意识到我失态了,将棋子递了过去。


“麻烦你了。”


“没什么。”


“你会下国际象棋?”


“是的。”我有点惊讶。国际象棋这样的游戏,王室里的人应该都会下的吧?


王耀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笑着摇摇头,“不,阿尔就不会。”


“你来陪我下一局如何?”他坐起身来,将棋盘放在中间,拍了拍对面的空位,看上去很有兴致。


……我可以拒绝吗。


“好的。”


我想起走之前路德维希看着我的眼神,想起他的嘱托,感觉肩上一沉。我只是个质子,我总得先讨好王耀的欢心。这背后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而是整个靛棋国。


所以我要先一步步的做起。


“哈哈,将军!”王耀笑得很欢快,扇子也被搁在了一边,一只手托着脸颊,一只手移动了棋子。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的K不知何时已经被吃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了。


“……王后殿下实在是厉害,在下远远不及。”


我佯装出一副崇拜大佬的神情,又夸赞了王耀一番,装得我自己都觉得虚伪,王耀却很是受用的一般。


“很久没人陪我下棋啦。”王耀微微向后靠去,一只手撑着头,不知何时又执起了手中的白扇,轻轻地扇动着自己,带出的微风吹开了他垂在耳边的两缕碎发。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并不是简单的白扇,上面还有着许多细密的暗纹,而我还在上面感受到了魔力的波动。看来这就是王耀的武器了。


“您这样的美人,怎么会没有人陪您下棋呢?”


完全意识流吐出的话语被我的耳朵接受到后我当即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哦?”


“咳,我是说,您是身份尊贵的王后殿下……”


“他们对国际象棋的了解不够啊,基本没有人可以和我下这么久,所以菊能做到这个地步,我很开心啊。”王耀打断了我的话,随后歪了歪头,慢慢坐起身,将手中的素扇轻巧的转了一个方向,扇柄朝向自己的手心,而又伸出了自己的纤细的手指,轻轻挑起我的下巴。他微微一挑桃花眼,眸光流转,朦胧而透着娇媚,美得像仙人一般,高雅的气质和又无意间散发出来的威压让我以为我要被训斥了。于是我就愣愣地盯着他一张一合的唇,带着点调笑语气的话就这样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而且,我觉得你才是个美人呢。”




——————


女装美人攻大法好?


希望没有把耀爷写娘。我想写的就是那种女装大佬狂拽酷炫霸总裁气场撩弟一把手美人攻ni


国象耀菊太美了!!嗷!!!

评论

热度(42)

  1. 墨玖瞳浅川今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