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瞳

主产极东/冲田组

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的吖ovo

【极东/耀&子菊】萤火【正文+番外】

        我带领的游客是一个日本人,初次见面时他只介绍了他的姓氏——本田,接着便不再多说话。旅途中也只是我与他介绍各种景点的相关故事,仔细回想起来他貌似也没有主动跟我说过一句话。有时候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也尝试着和他搭话,他也只是礼貌性地回应几句话,便不再多说。
    不过挺令我惊讶的是,这样一个日本人,竟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不知是因为之前学过还是因为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只是一些当地的俗语需要我同他好好解释一番,这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
    这样沉默寡言的性格,在当代的社会中可真是有些少见了。我也没辙,但怎么说他也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而我只需要尽到我的职责,拿到我该得到的工资就好了。
    但他离开以后,我就再也忘不掉他的身影。

    我还记得那是本田先生在中国待的最后一天的傍晚,我带着他去一条远近闻名的夜市街去挑选一些纪念品,说是夜市街其实就不过是一条小巷子。路边挂满了闪烁着红光的灯笼,一片喜庆的气氛,也不知是因为灯笼太亮还是因为天边的晚霞太过绚丽,整片天空都透着耀眼的红。
    本田先生依然是那样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对店铺上的商品似乎也没有多少兴趣,只是将目光望向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的眼睛很漂亮,澄澈干净的眼眸倒映出来的光影竟比现实中的还要美上几分,只是这样清秀的一个人儿,整天只挂着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实在是可惜了他这张好看的脸。
    “本田先生,您还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吗?如果没有的话您今天应该回旅馆收拾东西了。”我转过头小心翼翼地提醒他,他愣了一下,目光却望向了一处:“在下找到了。”
    他在一个街边的小店旁停了下来。店铺门口摆放着一个个精美的小盒子,小盒子里散发着柔和的光,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盒子里竟然都装着一只又一只萤火虫,它们漫无目的地在盒子中飞舞着,微小的身体之中闪烁着幽幽的荧绿色光芒。
    “先生您好!您要买什么东西呢?”店铺的老板见到我们,便扬着一张灿烂的笑脸走出来站在店门口。本田先生看了老板一眼,开口道:“这里,所有的萤火虫。”
    那老板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去拿口袋:“噢!好的!”
    “本田先生很喜欢萤火虫吗?”
    “是的。”他的目光望向远处,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眼底似是隐藏着一丝柔和,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嘴角漾开一抹温柔的笑,我一时竟看呆了眼——原来这个人,笑起来是那样好看,让人只觉万千星辰都一并坠了下来落入他的眼底,这样清清冷冷而又气质出尘的一个人,不应当受到任何凡尘俗世的念想,我敛去自己的小心思,安静地侯在一旁。
    不一会儿老板就拿出了好几个塑料袋把盒子全部装起来递给我们,本田先生接过袋子,付了钱后就转身向附近的一座山上走去:“抱歉,小姐,也许要耽搁您的一些时间了。”我连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别太晚回去便行。本田先生刚才是想起什么了吗?”
    他轻笑了一声,回答:“在下的一位故人。”

    这山想必是很少有人来过,就连一条像样的水泥路都没有,不过幸是有本田先生手中的萤火虫照明,否则指不定我会被这一路上的石子给绊上几次。不过说来也怪,作为一个女生,我竟是没有丝毫戒备地便跟随了他来到这偏僻的山中,也许是他身上那出尘的气质使我安心,且愿意去信任。
    “先生,我们还要走多久?”我不禁出声问他,他顿了一下,仿佛是在估计着剩下的路程:“还有一会,不如在下给您讲一个故事。”
   

    当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将我抛下,扔到远至中国的外婆家中。孩子的天性是玩,他们应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可是我没有。
    从小缺少父爱母爱的我,最终造就了我沉默寡言的性格。外婆似乎并不喜欢我这个“不速之客”,只是一味地要求着我做各种各样的家务活——仿佛我就是个干活的机器一般。但我不敢违抗她的命令,若是在她的眼中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我想必会再一次地被抛弃吧。
    我很会讨好长辈,那些虚伪的、所谓有礼貌的恶心词汇,那些看似乖巧又服从的笑容,我都能够将它们灵活运用,每一个见过我的长辈都告诉我:“多可爱多懂事的孩子,嘴真甜,以后一定会很有出息的吧!”
    但我真厌恶这样。

    当时村子里也有许多小朋友,我自然是想要和他们一起去玩的。
    “好啊!你来玩吧!我们到竹林里去,你当坏人,蒙住眼睛,来找我们哦~如果把眼睛睁开了,你就是耍赖!我们就不跟你玩了!”
    他们这么说着,拉着我向村外的一片竹林走去。
    被布条蒙住眼睛时,我本能地感到一丝恐慌,当我清楚地听见那些孩子笑着跑开后,我也伸出双手往前摸索着:“我……我来抓你们了……”
    回应我的只有风吹过竹叶时发出的沙沙声,我撇撇嘴,继续往前走着:“我过来了啊……”

    也不知走了多久,大概是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我仍是未找到任何一个人。也对,那时我年幼无知,又怎会知道在这偌大的丛林中,找到那几个孩子,何其困难?
    我不敢取下眼前的布条,因为我惧怕他们疏远我,我惧怕孤独。
    “我不玩了……你们出来吧……我想回去了……”
    没有任何人回应。
    “我认输了……你们出来好不好……”
    这一次倒是有回应声了,那是传自很远的地方的钟声。

    我的村子里有一个规矩,每天晚上九点,全村的人都要来到祭祀台下等待着巫婆进行祭祀某位神明的活动。当着活动开始时,便会有人敲响村子中间的祭祀钟。
    祭祀钟一敲响,就说明,那时候已经九点了。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我小心翼翼地取下眼前的布条,面对着茫茫的竹林感到恐惧和迷惘,每一棵竹子都粗壮而又高大,密密麻麻地围绕着我,如同囚笼一般将我禁锢在内。
    我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碰见他的。
    那时他大概十五六岁,提着一盏小灯自林中走来,看到我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蹲下来问我:
    “小朋友,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长呢?”
    我抽抽搭搭地哭着,嗓子已经喊得干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们……我……呜……”
    他耐着性子问我:“你是附近村里的孩子吗?”
    我点点头。
    于是他提着那一盏灯,背着我穿过竹林,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我却能够完全地相信他,他的后背很温暖,我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想要从他身上得到多一些的温度。
    我渐渐地停下了哭泣,问他:“你是谁啊?”
    他停顿了一下,答道:“你看到空中飞舞的那些萤火虫了吗?我是萤火虫化身的精灵,专门来给迷路的小孩子带路的。”
    “原来你是精灵啊!”小孩子自然是对小仙女小精灵这一类的奇幻生物十分感兴趣,一路上我也兴奋地问他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他也一一做出回答,就这样过了一会,很快我们便到达了村子的边缘。
    我隐约看见从竹子的空隙中透出的丝缕光线,他停下脚步,将我放下来:“前面就是你的村子了吧?一会你只能自己回去了,精灵是不能被太多的人类看见的。”
    我仰起头望向他:“那……你叫什么名字?我明天还可以来找你玩吗?”
    他笑了笑:“耀,闪耀的耀。我就在这竹林里,要是迷路了,我随时都可以找到你的。对了,不要告诉别人关于我的一切,懂吗?”
    “耀君吗?我叫小菊。”我也回他一个笑,“那我明天来找你玩吧!后天也来找你!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说罢我朝他挥挥手,转身向村子里跑去。

    那时祭祀已经结束了,人群散去,祭祀台上的火光也已经熄灭。远处的大钟又敲了几次,这是在提醒人们该去睡觉了。
    外婆在村中到处找我,她见我急匆匆地从竹林赶回来,不禁狠狠在我背上拍了一下:“你跑哪儿去了?!!知道我找了多久吗?!!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一把将我提起来向家中快步走去,还顺手掰断了路边一棵树上的细树枝,我知晓,我这是要挨一顿打了。
    那天晚上外婆显得格外可怕,她怒瞪着的眼眸,树枝在空中划动发出的“呼呼”声以及藤条狠狠落在身上时传来的尖锐疼痛,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嗓子早已喊得干涩而疼痛,身体已失去了挣扎的力气,眼睛哭得红肿,淌出的泪水打湿了床单的一大片。

    她把藤条扔到一边,转身走出了我的房间“砰”地摔上了门,我委屈地抱着被子,蜷缩成一团,将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压抑着不让自己的哭声传得太远。我不明白,明明是那群小孩欺负我,把我一个人扔到竹林里,可到了最后受惩罚的却是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意识有些迷糊,隐隐约约听到窗户那里传来了什么响动,但也没有注意便睡着了。
    夜半,我突然感觉小腿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我略不舒服地翻了个身,却扯到了伤口,强烈的痛感将我从睡梦中拉出来,我的身子疼得轻颤,猛地睁大了双眼,不知不觉地泪水便模糊了视线。
    只见床边有一个人蹲在那里,他意识到我醒了之后忙停下手中的动作,解释:“嘘——小菊你别怕,是我。”
    我借着雪白的月光看清他的脸,这才发现原来是不久前遇见的那只萤火虫精灵。
    “耀君?”我也刻意压低了声音害怕隔壁的外婆听见,“你怎么在这里?”显然,看到他的出现,我是十分惊喜的。
    他晃了晃手中拿着的镊子,镊子上夹着一块棉球:“你回村子以后,我就悄悄地跟着你,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被其他人发现的!结果你被你的奶奶还是外婆打了,然后我就幻化成萤火虫飞到附近的小诊所里,让我的同伴们一起帮忙,给你带了些药来。是我刚才下手太重伤到你了吗?”
    我摇摇头。
    夏天穿的是短袖短裤,擦起药来也十分方便,他小心翼翼地帮我擦了药之后准备离开,我却不想让他走。
    我拉着他的衣襟:“耀君…我睡不着……”
    小孩子都喜欢和有亲和力的人待在一起,我也如此。其实并不是睡不着,只是那时的我太过脆弱与孤独,希望能有个温柔的人能够多陪陪我。收拾好了东西却听见我这么一句话,他像是有些失笑:“好,你乖乖躺着别乱动,我给你讲故事,你睡着了我再走。”
    我听到他这句话后高兴不已,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不能睡着,这样耀君就可以一直陪着我了。
    可我还是没出息地睡着了。甚至连他讲了个什么故事都丝毫不记得。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太阳比平日里还要更灼热。外婆坐在我的床边,见我醒了,问我:“昨天晚上,有没有人进你这间屋子?
    我下意识地回答她:“没有!”
    她皱紧眉头意识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但也没多过问什么,只是径直了走出我的房间。
    整个白天我都没出门,就只瘫在沙发上看动画片,没发生什么别的事情。
    噢,除了外婆叫了一个浑身带着铁器的人来家里,说是要修修我的窗户,修好了之后再给我的窗户加一道锁。我也觉得和我没啥关系,只是觉得那个人一走起来身上的铁就叮铃当啷一阵响,怪好玩的。
    到了晚上,吃完饭后我忍着身上的疼痛小心翼翼地来到外婆面前:“外婆,我想出去玩……”
    外婆瞪了我一眼,我身子下意识缩了一下,嘴唇动了动,却没敢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她说:“哪儿也不准去。你是不是又想跟着那群野孩子往竹林里跑?!”
    “我……”
    “竹林里有会吃人的妖怪,专门吃小孩子的!”外婆似乎是想用这个来吓唬我,我马上仰起头:“没有!竹林里没有会吃人的可怕妖怪!竹林里有……”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耀君对我说过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存在。”
    “竹林里有什么?你倒是说啊?”
    面对着她的质问,我结结巴巴地回答她:“有……总之就是没有吃人的妖怪!我昨天没就有看到!”
    “呵。”她冷笑一声,“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为了出去玩什么谎话都能编出来。那是你运气好。”
    我终是没有勇气与自己的长辈争论。
    回到房间,看到我的窗台上多了一把铁制的锁,外婆还特意告诉我睡觉之前要好好把窗户锁上。
    我在床上躺着,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想着那只神秘又温柔的精灵,不禁觉得委屈。
    为什么小孩子说的话都不会被大人相信呢?如果是耀君的话,一定会相信我的吧?
    拿出书柜里的画册——说来那画册还是从一堆废品中翻出来的,中间有几页被撕掉了,封面也都模糊了。翻看过后才知道这是一篇关于萤火虫一生的故事。
    萤火虫在土中沉睡了好几个月,最终破土而出,在夜空中闪耀,散发出像星星一般美丽的光,后来就不知道怎么样了,因为那本画册就是最后的几页被撕掉了。
    我突然有了灵感,从柜子中拿出纸和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起来。
    “后来,萤火虫和伙伴们来到竹林中,它不小心和同胞们走散了。它意外地喝到了一株千年老竹上的露水,幻化出了人形,变成了萤火虫精灵。”
    “萤火虫精灵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迷路的孩子,于是精灵把他送回了家,他们变成了很好的朋友,萤火虫精灵经常抱着那个孩子飞到夜空中,还喜欢给那个孩子讲故事。”
    “后来他们很开心地生活在一起了。”我一边念叨着,一边放下画笔,看着我的“杰作”,心中的不满与委屈全都烟消云散。会好的,有了萤火虫精灵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么想着,我把画册抱到胸前,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吃饭,外婆的脸格外阴沉:“昨天我到你房间来时看到你的窗外有一个人在敲窗户玻璃,还好我给你的窗户上了锁,不然他闯进来了,指不定还要对你做什么。”
    我心中一惊:“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外婆不屑地轻哼一声:“看样子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明明是个男生还要扎个辫子。看上去不三不四的指不定是什么不良少年。”
    我心中“咯噔”一声,放下筷子便朝外面跑去。
    “站住!你要干什么?!皮又痒了是吧?!”外婆钻出房门气得跺脚,“有本事出去了你就别回来!”
    我心里一惊,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着外婆,又转过身望着竹林的方向,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委屈的泪水又溢满了眼眶。
    外婆突然蹲下来扶着我的肩膀看我,在她的眼中倒映出了我倔强的面庞:“你说你自己,啊?以前怎么没有像现在这样成天往外面跑?!你就不知道让我省省心吗?!你说我也养了你这么几年,要是你出了什么岔子,我怎么向我死去的女儿交代?你说我也这么一把老骨头了,哪天我要是死了,你又啥都不会,你该怎么办?!”
    她一边说着,眼睛看向远处,仿佛在预想她死了以后我会怎么样。她干涩的唇微微有些颤抖,但最终再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原来,外婆并不是讨厌我,相反一直很关心我,想要锻炼我的独立性,以后才能够少吃些苦头。
    还有些细节我已经忘了,但最终外婆还是允许我去了竹林,并且让我揣了些石子在身上做好标记。
    出发前我带上了昨晚上的画册,后面我自己补充的几页已经被我用胶水粘上,并且按照原本画册的大小好好修剪整齐了,除了纸张的颜色一白一黄有些差异以外,还真是看不太出来后面几页是另外粘上去的。
    到了竹林之中,面对着茫茫的竹海,我竟觉得没有那样恐惧了,相反有一种隐隐期待的感觉。
    “耀君!耀君!”我把手放在嘴边做出喇叭状朝着天空的方向大喊,“我来找你了!你快出来吧!”
    无人回应。
    我开始产生一种恐惧,害怕他因为被外婆赶走而生我的气,那样,我就又没有朋友了。
    我认为,最可怕的事情不是不曾拥有朋友,而是失去了唯一的朋友。
    我开始漫无目的地在竹林中行走,一边走一边呼喊着他,空荡的竹林里隐约传来我的回声使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

    “耀君……你快出来好不好……别丢下我……”我抱着画册靠着一棵竹子瘫坐在地,“耀君生气了吗……”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萤火虫,不是在晚上才出来的吗?现在是下午,所以只有晚上耀桑才会出现吗?
    嗯,一定是这样的。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翻看着手里的画册,画册里还卡着我昨天用过的笔,翻到后面我添上的几页,我又在上面涂涂画画了几下。
    “小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喊声传来,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收拾好画册和笔,是耀君来了吗?
    “耀君!我在这边!”
    接着那脚步声接近了过来,很快他便从一旁的竹林中钻了出来,身上有些脏兮兮的,胸膛起伏着,喘着粗气。
    “我说小菊……大白天的你跑到这里来找我干什么……咳咳……”他扶着一棵竹子咳了几声,“竹林里很危险的啊!你不是晚上来这里吗?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说才好呢!我是打算晚上到村子边上来接你的!”
    他还没把话说完,我就直接扑上去抱住他开始哭,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出来,我鼻子一酸就想掉眼泪,仿佛这几天受的委屈都被抛在了脑后一般,看到耀君,就已经足够了。
    “诶诶!你……你别哭啊!”他有些不知所措,看起来想安慰我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任我抱着,任我把眼泪鼻涕往他衣服上蹭。
    “对不起……”我说。
    “对不起……我……我没有想把你赶走的……外婆以为你是坏人……”
    说完,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问他:“耀君……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我哪里生气了!你……你先把眼泪擦干净……”
    “真的不生气?”
    “真的!精灵是从来不会说谎的!”
    我这才放开他,用手擦擦眼泪,看到他被我的泪水沾湿的衣襟,我又不禁有点想笑。
    明明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睛还是红红的,却又在笑,那个样子一定很滑稽吧?
    “好了好了,小菊是男孩子,男孩子要学会勇敢,不能轻易地掉眼泪知道吗?”他蹲下来看着我,“就算真的有特别伤心特别难过的事情,也不能让外人看到你哭,知道吗?呃……我是说!在我的面前你当然是可以随便哭的!”
    我转身捡起画册,把画册递给他:“耀君我不哭,我不哭了,你看这本画册!最后的几页是我画的!”
    他接过画册,索性坐在地上一页一页地翻看,我坐在他旁边也凑过去看。
    当他翻到了后来我添上去的那几页时,他愣了一下,指着画上的一个人道:“这个人是我吗?”
    我用力地点点头:“嗯!”
    他突然笑出声来:“为什么我的眼睛没有涂颜色呢?你看,这个小孩子是小菊吧?小菊的眼睛都涂了颜色。”他侧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就像……夜空一样深邃的黑色眼睛。小菊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我也睁大眼睛盯着他的眼睛,在那里面看到了小小的我的倒影。
    “耀君的眼睛……因为是精灵的缘故吗?就像萤火虫一样在闪着光呢!”
    “那当然了,我可是萤火虫精灵啊。”
    所以,我没有找到萤火虫的颜色。
    耀君翻到最后一页时,愣了一下。
    “最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他喃喃着,轻轻揉了揉我的头,“真傻……”
    我抬起头问他:“耀君!我画得怎么样啊?”他合上画册,对着我笑:“很感人,很富有想象力,我很喜欢这个故事。”
    仿佛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我从地上猛地站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谢谢耀君!耀君最好了!”
    后来他带我来到一个竹林深处的小竹屋中,屋子很简陋但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耀君,你住在这里吗?”我问他,他从厨房里拿了一些点心出来:“是的,小菊,这里有我自己做的点心,来尝尝?”
    我走过去从盘子里拿起一块红色的蛋糕,咬下一口,草莓的香气便在口腔中蔓延,蛋糕并不是很甜,不像放了糖的样子,反倒是更像草莓本身带着的一丝甜味。松松软软的。
    我两三下吃完了蛋糕,伸手又去拿了一个,耀君却把盘子收了起来:“吃两个就可以了,一会你还得回家吃晚饭,别吃的太多了。”
    我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开始小心翼翼、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这一块蛋糕。其实蛋糕也不大,不到一会也吃完了。
    “耀君,外婆说竹林里有会吃人的妖怪,这是真的吗?”
    他抬头望向天花板,像是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后回答:“妖怪?吃人?我也真没有看见这林子里还有第二只妖怪了。虽然我是精灵吧,但仔细算算我也算是妖怪的一种?”
    “我也告诉外婆了,竹林里没有吓人的妖怪,可是她不相信我……他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
    “嗯……因为大人们觉得小孩子喜欢撒谎吧?不过我觉得,小孩子就算说了谎也瞒不住,所以当他们在撒谎的时候,其实也容易让其他人知道他们在撒谎,从某个方面来看的话……倒也算是一种诚实;反而是大人们,撒了谎还能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真假难辨的……”
    我顿时觉得耀君特别学识渊博,字字句句都能说进我心坎里去。
    又跟他说了一会话后,我才发现太阳已经落山了,耀眼的红光透过竹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我很喜欢傍晚时分的太阳,不似正午那样毒辣,也不似冬日里那样苍白无力,它是温柔的,但又不失活力的,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
    “耀君给我的感觉就像傍晚时候的太阳那样,温暖而又温柔。”我趴在他的背上说道,我虽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在笑的,就连说话都带了那么一丝喜悦在其中。
    “啊,能给你这样可爱的小孩子带来温暖,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我听见他这么说。不禁也扬起了嘴角。
    “耀君现在是只认识我一个小孩子吗?”我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那当然了,精灵最喜欢有想象力的小孩子了。”
    我暗自窃喜,这样温柔而又可爱的精灵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他不认识其他的小孩子。小孩子虽然单纯,但也会有自私的时候。
    不一会儿到了村子,我向他道别,却看他眼里似乎闪烁着泪花。
    “耀君!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我伸出手想去帮他擦眼泪,无奈身高不够。他摇摇头,揉了一下眼睛,对我笑道:“因为我高兴啊,高兴的时候也会哭的,能遇到你这样可爱的小孩子,能让你感到温暖,我觉得很高兴!”
    “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他们都说世界上是没有精灵的,但是我却遇到了,而且还是这么温柔对我这么好的精灵。谢谢耀君!蛋糕很好吃,我回家了,耀君再见!”我向他挥挥手,他也转身向竹林深处走去,当他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时,那一轮红日也藏匿到了远处的高山之后。
    日落了。
   
    这个夏天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时光了。
    但是再难忘的时光,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散去。
    我坐在耀君身边,准备听他给我讲故事。几十天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有了耀君的陪伴,我的性格开朗了许多,我会把耀君给我讲的故事讲给村子里的小孩子听,他们惊异于我知晓这么多古灵精怪的故事的同时,也在猜测着这些故事的来源,但从来没有猜到这些美好而又动人的故事是源自一只精灵的口中。
    “今天,耀君会讲什么样的故事呢?”我抬头问他,他正望着屋檐上的风铃出着神,听到我的话后他愣了一下:“噢,今天不讲故事了。”
    “诶?为什么?”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椭圆形的小石头,和普通的石头不同,这块石头表面泛着黄色的光,在晚上显得格外好看。
    “送给你的。”
    “好漂亮的石头!一定很珍贵吧?真的送给我吗?”
    “当然。”他把石头放在我的手中,石头热乎乎的,还残留着他手心的余温,“我说要送给你的啊。以后就把这块石头当成我就好了。”
    我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警惕地抬起头盯着他:“耀君!你要离开我吗?”
    他突然紧紧地抱住我,身体还微微有些颤抖,我顿时一懵:“耀君?!耀君你怎么了?!你在哭吗?”
    “对不起……”我听见他这样说。
    他的怀抱很温暖,但现在,我只觉得恐惧:“你是不是真的要离开我!你要丢下我吗?!你不是说要一直陪伴我的吗?!!”
    “小菊,你相信我吗?相信我说的话吗?”他轻轻放开我。
    “相信!因为精灵是从来不会说谎的!”
    “乖。”他揉了揉我的头,“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我握紧他给我的那块石头,“最近没有怎么看到萤火虫了呢……”
    “明天白天的时候,你自己来竹屋好吗?里面有东西给你。”
    “……”我算是默认,很快便到了村子。我放开耀桑的手想要离开,他却突然叫住我:“小菊!”
    “耀君?”
    “再见。晚安。”
    “晚安。”我忍着眼里的泪花,“耀君,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当然,小菊想抱随时都可以。”他蹲在地上,将双臂张开,我冲过去扑到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其实那天我们都哭了。他说的话,我也都不记得了。我唯独记得这一句:
    “你要是找不到我了,那我就是那空中的一群萤火虫中的其中一只,在天空中默默地看着你呐。”
    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我到竹屋里去,里面早就已经没有了那熟悉的身影。尽管我安慰着自己:他说不定出去了,一会又会突然出现,故意吓我一跳。
    可我也知晓:再也不会了。他昨天一切的反常行为,一切奇怪的言语。都像是在与我道别似的。
    我找遍了整个屋子,只在房间的书桌上发现了一张纸和那一本画册。

小菊:
    嗯,我是耀君,现在我正在天空和我的伙伴们一起呢!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但是我的法力都耗尽啦!所以我要回去和我的同伴们一起离开了。
    记得我给你说过的吗?男孩子不能随随便便哭,我走了你不要哭。
    我告诉你的那些话都记住了吗?以后我给你讲的那些故事,要记得啊!
    好好照顾自己,纸的背面写了制作那种蛋糕的方法,知道你喜欢吃,只是我现在没法给你做了。
    好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再见吧!

    我翻开桌子上的画册,我画的那几页后面又加上了几页。
    我从头开始翻,一边翻,一边读了出来:
    “萤火虫在土中沉睡了好几个月,最终破土而出,在夜空中闪耀,散发出像星星一般美丽的光。”
    “后来,萤火虫和伙伴们来到竹林中,它不小心和同胞们走散了。它意外地喝到了一株千年老竹上的露水,幻化出了人形,变成了萤火虫精灵。”
    “萤火虫精灵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迷路的孩子,于是精灵把他送回了家,他们变成了很好的朋友,萤火虫精灵经常抱着那个孩子飞到夜空中,还经常给那个孩子讲故事。”
    “后来他们很开心地生活在一起了。”
    这是我自己画上的部分。
    再往后翻一页,便是耀君画的。
    “萤火虫,只有十几天的时间可以闪耀,十几天后,它们会化作天上的星星,虽然微小,但也尽力地为人们照亮回家的路。萤火虫精灵也只是比它们多活了几天而已。他给孩子道别以后,本来可以与同伴们一起飞上夜空,化作天上的星星,但他选择了下辈子,下下辈子,一直到永远,都要做一只萤火虫。这样,当那个傻乎乎的孩子又迷路了的时候,就可以把他送回家啦。”
    我倔强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眼泪在眼中打了几个转最终也没有落下来。
    “耀君,我没有哭哦?”我喃喃着,把信纸塞进画册里,紧紧抱在怀中,“所以下一次我再遇到你时,你一定要奖励我!”

    “在那之前,在下觉得‘死’就是邻居家办一场葬礼,然后村子里的小孩子都聚在一起吃几顿饭,对着一个黑白相片磕几个头就好。”
    “然而当他不在了的时候,‘死’对我来说,就像是在下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让在下难受得想要窒息。”他把那些盒子从塑料袋里拿出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山顶。
    我望着那些萤火虫,心里怪难受的:“真是一个悲伤而又难忘的故事呢……”
    “不——小姐,这并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他一个一个地打开盒子的盖子,盒子里装着的萤火虫全飞了出来,但并没有离开,而是聚集在空中闪烁着,似乎是在感谢着我们。
    “您知道吗?”他说着,“耀君说,我的眼睛像夏夜没有星星的天空,而我觉得他的眼睛,就是照亮天空的一片萤火。”

the  end

番外

    我是王耀。从我刚出生的那时候起,上天就注定了对我不公平。
    我被判定患有某种绝症,活不过16岁,我知道我的父母因此而不对我抱有任何希望,在15岁的那一个暑假,我选择了离开,至少我在临死之前还想过一段安静的日子。
    他们给了我足够的钱,这就像是他们用钱在送我离开,可笑至极,最终那笔钱我打给了比我小两岁的妹妹林晓梅。
    我可不需要谁的怜悯。
    我带着各种生存的必备用品来到了这片竹林,据说这竹林里有死人,还闹鬼,而我已经是将死之人,所以也不在乎什么了。反倒是这样,这竹林里及其安静,这让我十分满意。
    更棒的是我在竹林深处发现了一间废弃的小屋,屋子里很脏,我花费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它打扫干净,总算是可以入住了。刚开始的几天日子倒也过得清闲,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散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迷路的小孩子。
    那孩子哭得很伤心,独自一人站在那里。我走过去问他,他哭得抽抽嗒嗒的 ,完全听不出他说的什么。他看上去有些怕我,大概他以为我是拐卖小孩子的坏人吧。大人们都这么吓唬孩子不要乱跑。
    我耐着性子蹲下去问他,并且假装我是萤火虫化身的精灵,其实也只是因为这竹林里萤火虫比较多,随口一说罢了。
    没想到这小孩还真信了,我想了想,这竹林附近好像是有一个村子的,我猜测他住在那个地方,于是也就问问他,结果我猜对了。
    其实我吧,最见不得小孩子哭,哄我也哄不来,于是也只好把他背起来,送回他家里去。一路上他就开始问我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而我竟然都回答了上来,这使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想象力。我还特意叮嘱他不要告诉其他的任何人我的存在。要是那些人真把我当成了吃人的妖怪,到竹林里来找我,那可就麻烦了。
    显然那孩子还是挺喜欢我的,毕竟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对小精灵什么的还是很感兴趣。
    后来他就离开了,我正准备离开却听见了一阵怒吼声,仔细一听才知道是一位老年妇女的声音,像是在训斥回家太晚的孩子。我透过竹子间的缝隙看到那孩子被他的家长——一位老奶奶拖着往家走,也不知是他的奶奶还是外婆,她的手中拿着一根树枝,大概是回去要抓着那孩子狠狠打一顿吧?
    要真是那样,那个叫小菊的孩子一定会哭吧?我环视一周,确认村民们都回家后,这才从竹林中钻出来,按照刚才的记忆顺着刚才小菊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不出我所料,那孩子哭得很伤心,我便小心翼翼地来到村子的医务处偷拿了些药出来,来到那孩子房间的窗边,翻窗子走了进去。
    给他擦药的时候似乎是不小心弄疼他了,他便醒了过来,还缠着我不想让我走。我心疼他,便也就耐着性子给他讲故事,等他睡着之后我才离开。
    第二天他没有来找我,想必是他的外婆不愿让他出门吧,我便亲自来到他的窗户边找他,不料他的窗户换上了新锁,而且不巧的是,我被他的外婆逮了个正着。
    此地不宜久留,我迅速离开钻进竹林中。
    第二天那孩子又来找我了,没想到他还在担心我有没有生他的气,还给我带来了画册。小孩子就是好相处,一点点小小的好意就能让他们感激好久。我带他回我的竹屋,给他吃我自己做的小蛋糕,和他说了一会话后便又送他回去了。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和他见面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离开,我深知他对我的依赖,便决定编造一个谎言。
    我送了他一块小石头,又留了一封信,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竹林。并给我的妹妹打了个电话。
    “哥哥!你终于打电话来了!”
    “晓梅,来接我回去吧。”
    “好……”
    我听出她声音中的颤抖,心知我这妹妹怕是又要哭了,我眨了眨眼,眼睛有些酸涩。
    约定好了,我在漫天的萤火之中,期待着与你再次相见。

————
其实已经是菊诞时候的文章了,今天重新修改了一下发了上来。
萤火虫啊,真是让人很心疼的生物,他们是那样美,但生命又是那样的短暂,听着《腐草为萤》写这篇文真是感触颇深。
耀君就像是萤火,他照耀了小菊生命中并不长的那段小时光,但那种温暖却一直影响着菊。在前面也有写到,菊的眼睛很美,就像是漫天的星斗都落了下来坠入他的眸中。但其实我觉得,那并不是星斗,而是萤火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心中始终记着那只温柔的“萤火虫精灵”,所以眼睛里应该也住着一片萤火。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那种明明是悲伤的故事却能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orz文笔欠佳还是抱歉啦。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