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瞳

主产极东/冲田组

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的吖ovo

【瑞金】夜与星空(学院)


    “你的眼睛真是漂亮啊。”

    金自己也不记得到底有多少人这样称赞过他了,或许是因为说这句话的人太多,他自己数不过来,亦或是这个纯真的少年本来就不会把这样的事放在心上——他可能是更热衷于寻找自然中的那些神秘而又有趣味的东西。对于金来说,荷叶上残留着的点点露珠、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清脆声响、弥漫在空气中的花香比那些赞美更能够吸引他。

   

    格瑞在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便深深地记住了这个有些傻里傻气的男孩,金。

    那时格瑞是学生会纪律部的部长,而偏偏纪律部还有个十分让人头疼的任务——负责十一点以前的巡夜。但格瑞并不介意这份工作,毕竟太早睡觉他也睡不着,索性就当在外面随处逛逛就好。

    “那个,同学……”

    格瑞听见自己头上微弱的声音,抬头望去却只望见树上一团黑色的人影。

    “你能帮帮我吗?我刚才爬上树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下来了。”那声音的主人一听便是还没有开始变声的少年,干净而又纯粹,不似大多数这个年纪的男生那般沙哑而又低沉。

    “你为什么会到上面去?”格瑞出声问他,也许是因为受对方影响,自己也不禁把声音放轻了一些。

    “今天晚上的月亮特别亮。星星也尤其多,所以我就爬上来看星星了。”少年的声音听上去带上了些许兴奋,但又仍和之前一样刻意地压低了一些,“你想看星星吗!要不你也上来一起吧!”

    “比预计熄灯时间晚了37分钟,这位同学你将会被扣掉相应的学分。”格瑞无视了他的话掏出随身携带的记录本和笔,“请如实汇报你的姓名班级。”

    “诶诶?!等等啊!”

    “超过了30分钟需要扣掉10分的学分。”格瑞继续说着,记录本翻页发出的声响在这样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慌乱:“那个!同学你说话声音太大了!会吵到我的朋友们的!分你随便扣,但是这样会吵到他们的!”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说的话是认真的,对方还加上了些许肢体语言,双手在空气中胡乱比划着,格瑞看着他,下意识将本子和笔扔到一边,伸出了双臂。

    不出所料,对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直从树上摔了下来,恰好就落入了格瑞的臂弯中,格瑞本以为自己会被对方扑倒在地摔个七荤八素,结果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稳稳地抱住了男孩,且手臂并没有承受太大的压力,格瑞甚至怀疑他是否在一瞬间获得了大力水手一般的力气——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一切归结于他怀里这个轻得令人不可思议的男孩。

    “你没事吧?!”那男孩迅速从格瑞的怀里跳了下来,“刚才我有些无礼了,非常抱歉!主要是我的朋友们喜欢安静,所以就……”

    “抱歉,我没有时间陪你玩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告诉我你的名字和班级。”

    “那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再告诉你!你可是我在这所学校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呢!”

    “纪律部部长格瑞。”格瑞回答着,心里却是疑惑:为什么男孩会说自己是他在学院里遇到的第一个人?

    男孩无视了格瑞脸上有些复杂的表情,绽开一个笑容,浅蓝色的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状:“我叫金,金色的金,很高兴见到你,格瑞,以后我还会来这儿的。”说罢他还转过去轻轻抚了抚刚才那棵树有些粗糙的树干:“不好意思,今晚吵到你了,晚安。”

    格瑞在记录本上写下“金”这个字,又在后面写了一个“-10”,合上本子后再抬头,那金发蓝眼的男孩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只余那棵还在轻轻摇晃着树枝的大树,仿佛在回应着金刚才所说的话一般。

    真是个奇怪的人。格瑞往四周望了一圈仍是没有发现金的身影,再看一眼腕表,时间已经是过了十一点,便也就转身朝着宿舍走去。走到路上时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拿出记录本和笔刷刷几下将刚才在“违章页”记下的名字划掉。

    这一次就放过你好了,下不为例。

    “会长,学院里有没有一个叫金的学生?”这天学生会会议结束,格瑞便把学生会会长丹尼尔拦了下来,丹尼尔托住下巴思考了半晌后摇头:“抱歉,学院里没有这个人。”

    格瑞道了声谢便走出了会议室——他不会怀疑丹尼尔的记忆力,这位了不起的学生会会长能够清楚地记住学院所有老师同学的名字,一直以来从未出过错。

     所以,那个男孩不是学院的学生?学院的安防措施向来很严格,格瑞想不通那叫做金的男孩到底是怎么进学院里来的。

    “格瑞——你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了吗!”说话的是文艺部部长凯莉,“你怎么分神了?在想什么事情吗?我们还在分配任务呢!”

    格瑞微愣了一下——是啊,他向来做事一丝不苟,而如今却因为这样一点小事情分神,这确是不应该的。

    “嗯……那我就再说一遍好了,两个月后的建校八周年庆祝活动,每个学生社团或班级都会有机会准备一个节目或摊位,所以自然就有很多人要借用会场进行排练,到时候维护会场秩序的任务就交给纪律部了。这可是秋副校长亲自让我带话给你的。”这位活泼又有些古灵精怪的部长眨了眨眼,那眼神仿佛是在告诉格瑞“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儿,要是会场里出现了闹事的行为,就等着校长来教训你们吧”。

    当然格瑞也深知这并非是一个轻松的工作,那可不是仅仅守在那里就能完成的,现在的学生一个二个心高气盛,经常会因为争夺会场位置发生冲突,曾经的那些纪律部的成员们苦不堪言,只得硬着头皮前去劝架,结果还经常会莫名其妙地被扯进事件当中,下场可算是悲惨。格瑞也是不久前才刚加入的学生会,能不能做好这项工作他自己也说不清。

    “……好,那这项工作从什么时候开始。”

    “学校礼堂在每天放学后和周末开放,那个时间来就可以了。还有,目前消息还没下达,毕竟学生会也要为各个节目的排练做一些准备工作,比如登记啊,准备道具以及宣传什么的……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是文艺部和宣传部的事情了,所以从下周开始你就该带着你的成员们去那里守着了。”凯莉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笔和清单,在上面某个位置打了个勾,“好了,祝你好运,我去通知宣传部了。”

    看着凯莉的身影迅速地消失在走廊尽头,格瑞莫名地感到有些头疼——这所学院的学生从来就不是好惹的,学校还偏偏把这种工作交给了纪律部,尽管这是纪律部管理范围内的事,但这责任也忒大了点吧。

    “嗨,格瑞,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对吧!”
    熟悉的声音传来,格瑞抬头一看,只见一抹身影从前方奔了过来,那人伸出双臂像是要扑上来拥抱自己的样子,就在对方将要扑到自己的一瞬间,他连忙伸出手挡了一下,那人躲闪不急,柔软的脸便直接贴到了他的手心上。

    “金……?”

    “格瑞你这么冷淡我还差点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明明我们昨天才见过面!”男孩鼓起腮帮子,双手交叉叠在胸前装作自己很生气的样子,殊不知自己在格瑞的眼中根本没有一点威慑力——聪明如格瑞又何尝看不出来他那对湛蓝的眼睛里藏着的一丝孩子般的狡黠呢?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到学院里来?”

    “我啊。”上一秒金还在假装自己正在生气,现在却又是露出了笑容。 “我是来找格瑞的啊!”金踮起脚尖,近距离直视着格瑞的眼眸,“格瑞,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

    格瑞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对方湛蓝的眼眸中倒映出自己那有些疑惑的面庞,他连忙后退一步拉开与男孩的距离:“别靠我太近。”

    听上去依然是如平时一般清清冷冷的语气,但语速却是快了一些,似乎还带上了一丝慌乱。他不禁感到有些懊恼——平时用来对付那些同学的手段在这个人身上完全行不通,对方神奇的脑回路带给他的无措感让他不太舒服。

    金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看过世上最美的夜空长什么样子吗?那就像格瑞你的眼睛一样是深邃的暗紫色……诶诶格瑞!你别走啊!”

    “我还要巡逻,没空陪你玩耍。看你的星星去吧。”
  
    谁知那家伙又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并肩走在格瑞的旁边,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格瑞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巡逻吗,这样一定很孤独的吧?那不如我来陪你巡逻怎么样?即使是再美丽的夜晚,没有星星也是很无聊的。”

    “不用。别缠着我。”

    “骗人。”金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样子,只是抬起头望着格瑞笑,格瑞实在不明白他有什么值得笑的地方。和他见面两次,两次他都始终是带着一张看上去很蠢的傻笑和自己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而格瑞也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能跟这样的人说上好几句话,这可真是个奇迹。

    “幼稚。”简单地评价了一下后,格瑞也没再多说,继续往前走着,金全当他是默许了自己和他一起巡逻的行为,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我又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来学院里找我?”格瑞有些无奈地看向身边比自己矮一大截的金发男孩后询问道,男孩听罢抬起头来,格瑞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便对上了金湛蓝色的眼眸。

    “很简单啊,因为我喜欢格瑞,所以才来找你的。”

    或许是对方的视线太过于热切,格瑞略微别过头去避开对方的视线:“别乱说话。我并不认识你。”

    “我不会认错人的,格瑞,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不是说不想相信你,可是你那一副天然呆的小孩子模样是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啊。

    拒绝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但格瑞看到了金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后,心一软顿时也说不出口了,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出了一句十分违心的话。

    “我相信你。”

    “真的?格瑞你真是太好了!”

    此刻的金在格瑞眼中就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幼稚小鬼,情绪说变就变,随便找一个理由都能把他糊弄过去。

    于是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即使格瑞不断地改变着自己巡逻的路线刻意躲避着金也总是会被他找到。这群学院本就很大,许多学生要在这里呆上将近一个月甚至更久才能熟悉这里的地形,金是怎么如此快速地熟悉地形并且迅速确定格瑞的方位的呢?格瑞不得而知。他只知道自己怕是躲不过金这个有些麻烦但并不令人讨厌的家伙了。

    “格瑞格瑞,你们学院是不是有什么庆祝活动啊?我可以来参加吗?我的朋友们都说想来玩玩呢。”

    “不可以,这是学院内的成员才可以参加的。”

    “诶,可是我的朋友们也是学院的成员啊?他们总可以参加了吧?”

    原来,金在这群学院里还有认识的人,甚至他们还是朋友?

    那他在金的心里算是什么呢?朋友吗?或者是连朋友都还算不上?

    格瑞被脑海中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格外地在意这个天天吵着自己的家伙的呢?格瑞自己也不记得了,只是等到发现的这一天貌似就有些晚了。

    金在这所学院里已经有朋友了,而且不止一个,甚至金还想要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参加学院的庆祝活动。

    “和你的朋友们一起,而不是我吗?”

    而且我不是你在学院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吗?

    “呃……虽然也很想和格瑞一起,但是有些事情只有我的朋友们才能做到,所以抱歉啦……嘿嘿……格瑞,你怎么了?你生气了吗?”金的目光看向了一旁,仿佛是在躲避着格瑞的视线一般。

    金有事情瞒着他。

    “没有生气。我回宿舍了。”

    “可是现在还没到十一点呢!”

    “今天我想早一点回去了。”

    “噢……那好吧。晚安。”

    等格瑞再回过头时,男孩又和平时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了。刚才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吓到他了?

    果然……自从他出现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了起来。

    “格瑞?格瑞!你又在发呆了,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凯莉把手中的剧本卷成筒状敲了敲格瑞面前的桌子,格瑞这才反应过来,他面前摆上的笔记本仍是一片空白,手中拿着的笔连笔帽都还没打开。

    “格瑞,会议的内容你就先问问在座的其他人吧,我还有事情没有办完就先走咯。”没等格瑞做出回答,凯莉便收拾好文件小跑着出了会议室。格瑞呆愣地看着自己桌面上空白的笔记本,心中不免有些懊恼,略有些慌乱地收拾好了东西后也迅速离开了。

    “喂,格瑞最近变得很奇怪啊。”说话的是体育部部长雷狮。

    “原来你才发现吗?”学习部部长安迷修托住下巴思考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还经常走神。”

    “诶诶你们说会不会是格瑞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学习部副部长雷德兴奋地说道,“这跟很多小说的情节简直一模一样。”

    “不过……就算是有困难的事情,既然是格瑞的话应该能很快的解决掉吧……”纪律部副部长紫堂幻小声说道。

    这边学生会成员们讨论了起来,另一边格瑞却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之中。自从那个金发的男孩出现了之后,他的生活貌似就被打乱了节奏一般,而现在更是,连会议居然都没有认真地去听,满脑子里都想着关于金的事情。

    是那个奇怪的家伙对自己用了什么法术吗?今天晚上一定要找他问清楚才行。

    可是今天晚上,那抹熟悉的身影并没有出现。是因为有急事来不了吗?可事实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格瑞都没再看到他了。

    格瑞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种奇怪的情感是喜欢。

    金说得没错,格瑞就是没有星星的夜空,始终是孤独的,一旦拥有,便失去不了了。

    他无法失去,也失去不起。

    他私下里调查过学院里有没有人认识一个叫“金”的男孩,但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全是“没有”。

    于是也不知是谁传开的消息:人送外号“所见皆可管”的纪律部部长格瑞近期疑似失恋,这个消息甚至在学院论坛里多次登上热搜榜,各种千奇百怪的分析贴同人贴便刷爆了论坛主页。格瑞面无表情地关上了网页,回过头来才发现安迷修和雷狮拿着手机正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估计这两人应该也看到了论坛上的那些贴子。

    “呃……格瑞你别放在心上,现在的小姑娘都是这样的。”雷狮看了格瑞一眼后拍了拍他的肩,“只是一时蹭个热度,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哈哈,是吧?”

    “我又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格瑞关上了电脑后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我去会场了。”

    建校庆祝活动在同学们的期待中到来了,学校的礼堂不透光效果非常好,因此礼堂中的灯光也能够起到很好的渲染作用,格瑞站在礼堂靠后的一个角落,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目光望向舞台,心思却并不在庆祝活动上。

    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能见到神出鬼没的金,但格瑞下定决心,若是再次见到金,他一定会解释清楚。

    舞台上的最后一个节目也落幕了,格瑞正在脑海中组织着语言,周围的灯光却在一瞬间全部熄灭。学生们一时还未适应黑暗的环境,纷纷慌乱地嚷了起来。

    “怎么这么黑!!到底怎么了?”

    “是节目效果吗??”

    “还是说停电了?!!”

    格瑞暂时停止思考刚才的问题,向观众席走去维持秩序。舞台上却又突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荧绿色的光点,在黑暗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晰而又明亮。

    “那些又是什么啊?看起来好漂亮!”

    “不对!那不是灯光,是萤火虫啊!”

    “是萤火虫吗?!”

    “真是太美了!”

    格瑞也停下了脚步望向舞台,只见那成千上万的光点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圈黄绿色的光带,而那光带中间,是他近段时间来每天朝思暮想的身影。
   
    金。
 
    舞台上的男孩手中捏着一根银色的指挥棒,萤火虫十分安静地围绕在他的身边飞舞着,明亮但并不刺眼的黄绿色光芒照在脸颊上,借着这份光,格瑞看到了他透亮的眼眸中闪烁着的属于萤火虫的荧光色。

    伴随着乐声,金在漫天的萤火中像精灵一般轻轻舞蹈着,萤火虫们随着指挥棒飞舞,明明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光点,此刻它们聚在了一起却是如星辰般绚丽。格瑞忽然想起了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格瑞,你知道什么东西可以代替星星吗?是萤火虫哦,成千上万的萤火虫聚在一起,不就是一片星空吗?”

    在与金的谈话中,格瑞就很多次意识到:或许金天生就本应是属于自然的吧,他的眼睛就如同雨过天晴的蓝空,被洗涤过一般的干净与纯粹,而那蓝空之中倒映着的,是没有一丝污染、最原始的大自然的一切。

    他是属于自然的孩子,所以他能够与自然中的动植物们交流,并且和它们成为朋友。

    等到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时,格瑞才猛地回过神,看向舞台上那个如精灵一般的男孩。金表演结束后十分有礼貌地鞠了个躬,接着就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脸颊上透出些许微红,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真可爱。

    “那个……今天很冒犯地擅自来参加学院的庆祝活动了,不过既然学院的成员都能参加的话,那这些萤火虫也能参加了吧?它们也是学校的成员呢!”

    金的话语惹得舞台下又传来一阵哄笑,只不过金能够听出来,那些笑都是善意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指挥棒轻轻一点,萤火虫们便又飞舞到了观众席当中去,照亮了整片黑暗的礼堂。

    “这个节目是我送给我的好朋友的一个礼物,希望他能喜欢。因为我曾经告诉他,他的眼睛就像是夏夜里没有星星的天空,是美丽而又深邃的暗紫色。”

    “是你吗雷狮?你的眼睛就是暗紫色的。”安迷修悄声询问道。

    “怎么可能是我?!这家伙是谁我都不知道。”雷狮马上反驳道,“不过安迷修,我记得格瑞的眼睛好像也是紫色的?”

    “……雷狮,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所以,我想送他一片萤火,照亮属于他的那片天空。”

    台下有些离舞台比较近的同学也已经开始起哄了:“那位朋友是谁啊?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他一定很幸运吧!”

    “快说吧快说吧!”

    于是格瑞感到大事不妙。

    一大片萤火虫向他飞了过来,形成了一条飘动着的光带,将他围了起来。

    “万万没想到啊?!居然是格瑞吗?!”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失恋对象?!”

    “别拦我我要写他俩的同人文!!!”

    于是格瑞看到台上的金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笑容:“格瑞!我最喜欢你啦!”

    无暇再去管那些女生们的尖叫,格瑞看着台上的金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快步冲上台拉过金的手腕迅速带他离开了礼堂,身后一大串萤火虫也跟着两人飞了出去,只剩下大堂里的那一堆女生兀自尖叫着,哦,以及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学生会成员。

    “我简直不敢相信格瑞这种铁打一般的直男居然会弯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说有趣不有趣。”

    “雷狮你别忘了,你也是弯的。”

    “那又怎么样,有格瑞那家伙弯得那么突兀吗?”

    “谁知道呢?”

    “格瑞格瑞!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吗?”出了礼堂后金兴致勃勃地询问格瑞道,格瑞有些无奈地看了金一眼后轻轻地敲了下他的脑瓜子:“胡闹。”

    “嘿嘿,还不是为了格瑞你嘛——我可是准备了一个多月呢,这一个多月我都想死你了。”

    “你没必要为了我做这些事情的。”

    “姐姐说,只要让喜欢的人开心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还真是笨蛋啊。”坦白心意的事情仿佛已经被格瑞抛到了九霄云外,不过按照他的说法,口上说说算什么,表现在实际行动当中才是对的嘛。

end

评论(2)

热度(22)